20-24/03/16 Ready to start 整裝再出發

March 20, 2016

我一連付過了四個晚上的房錢,打算整裝完畢後,坐巴士前往肯亞邊境的Moyale,到那裡需要兩天的路程。

與其他同住在Baro Hotel的背包客聊過後,才發現我不是唯一一個在超老牌旅館受氣的外國人,大家的結論是,大概是因為很便宜吧,大家都搶著要去住,根本不差我們一個。

這 幾天來,我哪裡都沒去,坐在旅館的中庭打打電腦,喝喝啤酒,餓了就到對面Wutma Hotel吃飯,餐廳還有wifi可用,要向工作人員問密碼,雖然單價高,但是我幾乎每天都來報到,每一餐都吃100多比爾,剛到Addis 的第一個晚餐,我失心瘋的點了兩瓶可樂,一盤雞肉飯,一盤炸薯條,一盤炸雞排飯,這一餐吃了215元比爾(Nt. 323元)

電子檔的肯 亞簽證也找到街上的網咖印了出來,另外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線上申請贊比亞的電子簽證,網路很慢,處理事情起來就是礙手礙腳,終於在晚上將文件寄出,希望 能順利通過。而一個在旅館遇到的德國女孩他說,他一路從南非過來,走過納米比亞、波茲瓦那、贊比亞.......等都是在邊境拿到簽證的。如果線上申請不 成功,到時再去贊比亞邊境碰碰運氣吧!總是會有辦法。

3/15(二)從德國寄出的新品馬鞍袋,也在3/21(一)送到Addis來,德國人做事真的沒話說,說一個禮拜就是一個禮拜,聽到我的馬鞍袋破了大洞,二話不說決定要寄新的給我,這才是該有的售後服務,我決定以後都只買他們家的產品,推薦給身邊的朋友的東西亦是。


我坐著旅館安排的計程車與住在Addis的黃牧師見面,感謝他們夫妻倆替我代收德國的包裹。

黃牧師夫妻倆目前在Addis Ababa的教會工作,他們花了近9年的時間在這裡草創教會,為寡婦購置日常用品,為孩童購買上學制服,及為貧窮人募集二手衣物,現在他們正為了籌措新的場地而四處奔波,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這篇報導的介紹:

台灣牧師黃玉玲赴衣索比亞建教會 救贖孤兒寡婦靈魂
http://www.cdn.org.tw/News.aspx?key=4444

。。。。。。

而載我去拿馬鞍袋的計程車司機,名字叫做Kifle,有兩個小孩,一男一女,英文說得不錯,我們聊得非常開心。當他問我,對衣索比亞有什麼看法時,我先是寇爾一笑問他,你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當然是真話」他說。

於是我們話匣子一發不可收拾,我一五一十地招來我在衣索比亞遇到的事情,甚至連最老牌旅館的Porter對我「ㄋㄧㄠㄋㄧㄠ」叫的事情都娓娓道來。

「That’s so crazy!」Kifle向我說抱歉,他說這裡太多來工作的中國人,中國公司、中國建設、甚至招牌寫著中文字的旅館到處林立,這裏的人都知道中國跟中國 人,但是他們不知道亞洲還有其他國家,像是南韓、日本、泰國、台灣等......,因為對他們而言,面孔都是一樣的,他們只知道中國。

我心有戚戚焉,我也很難分辨非洲不同國家人民看起來有什麼差別。

「如果有人說我是來自索馬利亞,我也會非常生氣。這一切實在太瘋狂了!」

他說他有一次和街上的當地人起了衝突,因為他們不明究理地對Kifle的日本乘客喊道「Hey!China!」

真是個有個性的司機,我喜歡!有機會我想請Kifle替我發聲,不喊一下「恁北呆丸郎啦!」不痛快!

。。。。。。

下午我花了一些時間研究新的馬鞍袋,並且將SURLY換上了新的鏈條,算一算整趟旅程還有8000公里左右,走完這趟,很多零件也要更換了,到時再來好好把SURLY翻新一次!

同 一天晚上,西班牙朋友Lluis來Baro Hotel找我,他就住在隔壁旅館而已,原本他也想住Baro Hotel,但是這裡太受歡迎,客滿了。我們到了街上的酒吧喝酒聊聊這一個月來發生的事,算一算,加上往Wadi Halfa的渡船上、Dogonla、Khartoum碰到,這是我們第四次見面了,人與人之間的緣份真的很不可思議。

又或者是說,雖然萍水相逢,但是願意敞開、付出,都可以在旅途上結交到不少真心的朋友。

人與人認識靠緣分,緣分長短靠經營。

 

 

 

 

 

 

 

 

 

 

 

Please reload

Categories
Recent Posts

October 27, 2019

October 10,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