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3/16 Everything worth !

March 17, 2016

 在非洲旅行了54天,這是我第一次有種眼淚抑制不住的感覺。

在這趟旅程我有兩件事非常不解,第一件事是感覺非洲這裡的人民普遍不喜歡China(也有可能是指Chinese),埃及、蘇丹尤其是衣索比亞。
在埃及的開羅及沿路的小鄉鎮都沒這種感覺,ㄧ進Luxor,我們就明顯感覺一些來自當地年輕人不懷好意的訕笑,Aswan也讓我們有這種感覺,和在鄉下遇到的親切埃及人真的差很多,讓我們有些無所適從。
在蘇丹,每一個人見到我們,第一句話就是「Hey China !」,每天我至少要應付100次以上,口氣又不是很善意的那種(也有可能蘇丹人說話都這麼簡潔有力),好幾次我很想回,趕羚羊!恁背呆丸郎啦!

一個檢查哨的警察甚至指著我護照上的Republic of China,說你就是來自China,我毫不客氣地馬上就回,I am from Taiwan !
在衣索比亞就更不用說了,除了「money money!」「Birr birr!」,再來就是「China ! 」,因為被惡意騷擾的次數實在太多了,好幾次我真的暴走大喊「趕羚羊!恁背呆丸郎啦!」

昨晚我實在忍不住就開口問了旅館的年輕老闆,他的名字叫做Zekarias,發音很像the 卡里阿斯。
那時的他正在用電蚊拍幫我清理房間的蚊子,就像海關人員拿金屬探測器在身上掃描那樣,這種貼心的服務,連450比爾的高級旅館都沒有。
而我則剛一口氣喝完第四隻玻璃瓶300 ml 裝可口可樂,一整天下來衝擊太大,不喝可樂不行。
「親愛的朋友,我很喜歡你,也很喜歡這裡,我在路上騎車都會有卡車司機問我需不需要幫忙,要不要水,還要把我連車帶人扛上卡車,幫助我越過接下來無止境的山頭,我還睡在別人家裡還有電塔哨站裡頭兩三次。」我說。
「我很想真心去愛衣索比亞,但是我不明白的是,為何這一路上會有這麼多惡意的騷擾,伸手要錢。反差如此大,讓我不知所措。」
「這裡的人民到底是不喜歡China,還是不喜歡外國人?」
「我知道中國在蘇丹在衣索比亞鋪橋造路,甚至是種樹林,但是我覺得你們的人民對China不是很友善,我很不解?」
「Because it's all fake !」我很訝異這個答案,從來沒想過是這個原因。
「日本蓋的路也許五年不會壞,但是China蓋的路,一年就崩塌了,你來的時候應該有看到吧!」他指著外頭的馬路,憤恨不平的敘述。

我想起了早上才騎車經過,那條柔腸寸斷又好似在跳波浪舞的可憐馬路。
「他們賣給我們人民的都是些爛東西,很快就壞了,手機、咖啡機,還有卡車,但是我們別無選擇。」
「只有政府喜歡 China !」
「你知道一個笑話嗎?中國製的貨車在衣索比亞被戲稱ISIS,因為發生太多次意外了,這裡的人看到中國製的貨車就會說,Wow ! ISIS來了,快閃!」
我很抱歉你在這一路所遭受的對待,我想一方面是離城市比較遠的鄉村,外國人比較少,人民沒有被教育,所以不知道如何對待外國人,城市的人他們知道。但是這裡的人(指衣索比亞)普遍認為外國人比較有錢倒是真的......」 

Zekarias邀我吃宵夜,我們一起吃同一片Injera,一邊喝酒聊了很多事情,促膝長談了一個晚上,我的心情平復許多,很多不明白的結也豁然開朗,茅塞頓開。
回房間前,Zekarias邀我再留下來一天,他要帶我去附近媲美藍尼羅河大峽谷的私房景點。
當下,我並沒有答應他,我滿腦子想的,就是用最快的速度騎到Addis Ababa,關在旅館裡休息個幾天,正事辦完直接坐車到肯亞的邊境-Moyale,我對衣索比亞失望透頂,覆水難收。
隔天醒來,在一陣內心交戰後,我決定還是依照Zekarias的建議多住一天,我的想法是,如果我就這樣走了,那往後的日子一想到衣索比亞都會是一些不開心的回憶,這對那些真心把我當朋友的衣索比亞人實在太不公平。

同時間,前幾天一起在Demebecha酒吧裡喝酒的Abebaw也打電話來,關心我的旅行。我說一切都很好,只有一點點小問題而已,我不忍心告訴電話裡那頭的Abebaw 「Wow ! It's......」
掛上了電話,我走向了正在中庭梳洗的Zekarias,告訴他我決定再住一天,下午去看看這個他生於斯的mother town。聽到此,他如同小孩子般的笑顏展開。
正當我準備要付過房錢時,他卻很堅決地不肯收下,連飯錢跟酒錢都是他請的,他說「This is my place ! 」
吃著Zekarias為我特別準備的早餐煎蛋麵包,我突然覺得眼前的一切變得好模糊。
在非洲旅行了54天,這是我第一次有種眼淚抑制不住的感覺,倒不是被人欺負,而是......

。。。。。。
下午我們先是見過了在學校工作Zekarias的女朋友,然後去了Dejan城市旁的大峽谷。
我們走過懸崖邊的碎石小路,與沒人看管的騾子群擦身而過,穿過及腰高的矮樹叢,一望無際的大峽谷像「啪!」的一樣在眼前展開。
我的心情波濤洶湧,「一切都值得了 !」這句話不斷地敲打著我的內心。
Zekarias說,明天的路況會是連續20km陡下坡,再來連續20km夭壽上坡,經過的藍尼羅河峽谷會比今天看到的更壯麗。
Zekarias先是賊賊地問我,他的女朋友看起來怎麼樣?我也用手肘抵著他的手臂,賊賊地笑著說「你這個令人嫉妒的Lucky man ! 」

他又問我現在的心情如何,我說「everything worth!」。
他很滿意的說「This is my goal ! 」

 

早餐吃的Zekarias特別準備的煎蛋,連房錢都沒跟我收,他說It's my place

.

這間酒吧旅館是他爸爸的房子,已經開了26年,後來傳給他

下午Zekarias帶我去Dejen小鎮邊緣的峽谷,健行等級,但是我忘了穿鞋,穿著藍白拖就出門了

一群沒人看管的驢子群與我們擦肩而過,默默跟著第一隻驢老大走

走著走著我想起了去年去冰島騎車時去的Landmannagard Trekking

壯麗的風景在眼前「啪!」的一聲展開

峽谷邊緣還有一個小村子

有種一切都值得了的感覺

My dear friend in Ethiopia

zekaria與壯麗的大峽谷

zekaria與壯麗的大峽谷

Everything Worth!

 

 

Please reload

Categories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