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3/16 Thank G.N !

March 19, 2016

我住的Selale Lodge就在制高點的峽谷邊,兼作酒吧及餐廳。這裏沒有提供房間住宿,但是可以扎營,一個人是50比爾,老闆說,只要是看得到的,都可以扎營,外頭有圍牆,晚上有守衛戒備,不用擔心。

幸好我將帳篷紮在樹下,夜裡下起了雨,入夜後整個Lodge人去樓空,只剩我跟守衛在這裏過夜。晚上自己煮泡麵來吃,背了一個月的食物,也吃得差不多了,只剩10來包的咖啡、奶茶粉,還有一些在衣索比亞買的小餅乾。

早上起來先煮了奶茶,巡完周遭後的警衛先生,手裏拖著自動步槍坐在我的帳篷外頭,與我相對。我拿出了Zekarias前一天給我帶上路的麵包,一人一個分著吃了,並與他共享現煮好的奶茶,不知道是甚麼緣故,我發現他眼角泛著淚光。

擔心在衣索比亞牽扯出更多的麻煩,我很少給當地人東西。但是警衛先生不同,我感謝他讓我一覺好眠。他就住在用木頭跟鐵皮搭建的小木屋,從外頭偷偷瞧去,看起來家徒四壁,只有身上的衣服及毯子還有手中拄著的自動步槍陪伴著他。

正當我想幫他拍一張照時,他卻不見蹤影,好像是跟朋友出去了,我為此惋惜不已。

吃過飯,將所有裝備移到太陽下攤開曝曬,一切就緒後,我跟著Lodge的年輕人牽著SURLY到外頭去攔巴士。好幾輛巴士經過我們,然後揚長而去,我問年輕人怎麼了,他無奈地攤開雙手,說車子滿了。

我們在烈陽下坐了1個多小時,實在受不了了,我也站起來看到車就攔,很幸運地第一輛停下來的大卡車,就是要去首都Addis Ababa,這是新手的好運氣。

司機開價150元比爾,有點超出我的預算了,我膽怯地問100元可不可以,結果還真的答應成交了,從這裡坐巴士到首都,路途有188公里,要價70元比爾,100元坐大卡車,算是非常划算的。聽其他人說,有個不成文的淺規則,郊區攔車(不包含首都),一公里是1元比爾,是真是假,我也不是很清楚。

司機的名字叫做Get Net Mekong,我一直記不起來他的名字怎麼念,他說叫他 G&N,這樣就好記多了。他曾經外派到曼谷工作一段時間,所以英文說得還不錯,40歲才結婚的他,小孩剛剛出生,才40天大,他說他有10個兄弟姊妹,但是最多他只想生兩個,把有限的資源挹注在兩個小孩身上就好,非常的有遠見。

早上8點他剛從兩天前我才剛經過的Debre Markos出發,要回到首都Addis Ababa,一路上他會跟我說說衣索比亞的事,大致上是一棟房子、一輛卡車市價多少,讓我對神秘的衣索比亞有更進一步的瞭解。我好奇的問他,這裏的人對中國人的看法,他先是不好意思沒說半句話,我又跟他說在Dejen的朋友已經大致跟我說過這裡的狀況,我只是想多問幾個當地人,好瞭解真實的狀況是如何。

「People don’t like chinese」G&N終於鬆口透露,倒不是很令意外的答案

「那日本人、南韓人、台灣人、歐洲、美國勒?」他說都不喜歡,結論是這裡的人不喜歡外國人。

當我提到,這裏的人都戲稱中國製的卡車是ISIS,發生了很多意外,他笑得非常燦爛說「連這個你也知道啊!」於是乎,我們開始算一路上到底有多少輛ISIS。

我們在一個小鎮停下來吃飯,為了感謝他載我一程且讓我更加瞭解衣索比亞,這一頓飯是我出的,我們ㄧ共吃了兩盤義大利麵,一大盤Injera,還有一罐可樂及一杯咖啡,才62元比爾,大約是台幣100元。


沿路的田園丘陵景色依舊壯麗,不僅讓我想念起北海道的美瑛丘陵,聽說「哲學之木」,因為當地農家不堪其擾,而被砍掉了,可惜。

翻過了最後一個山頭後,我們在下午2點半進入了超大城市Addis Ababa,不虧是衣索比亞的首都,城市的規模非常的大。G&N在一個很大的圓環處放我下來,我們熱情地握過手道別,經過了這次開心的經驗,我不禁在想,也許未來攔車旅行也是個不錯的方法,至少比冷冰冰的巴士好多了。

與G&N分開後,我又騎上了SURLY去找今天要住的地方,大約2公里遠的路程,不是很遠。原本是要找Lonely Planet上強力推薦的Baro Hotel,很多背包客聚集在此。結果我卻走錯了,找到另一家建於1907年,有著109年歷史的超老牌旅館,是Addis第一家旅館,也是Lonely Planet強力推薦的住宿點。

但是這間旅館我很不喜歡,櫃檯人員態度沒有很好,而且房裡沒水沒網路,雖然一間才200比爾,但是跟Lonely Planet描述的差太多了。重點是旅館的Porter竟然像貓叫聲一樣地對我「ㄋㄧㄠ ㄋㄧㄠ」叫,怒火由然而生,我知道那是嘲笑中國人的一種方式,我心想「靠!你這裡是Addis第一家旅館!有100多年歷史,你是首都的驕傲跟門面耶!怎麼會有這樣種族歧視的行為出現,重點是,趕羚羊!恁北呆丸郎啦!」

我氣到不想跟幫我開房門Porter說話,寧願自己一個人搬上搬下跑幾趟,我也不想給他任何小費。噩夢還不只這些,自從離開Bahir Dar的高級旅館後,我已經一個禮拜沒洗澡了,連我自己都受不了了,結果這裡竟然在停水,問工作人員他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水才會來,另一方面,連網路都只有在far far away的餐廳裡才有,還要另外付費,價格還不便宜。

多重緣由加加起來,讓我決定去隔壁街的旅館問價錢,這個地方到沒有書上說的那麼好。最後還是回到了Baro Hotel,一間房包含衛浴才230元,工作人員也很親切,還有wifi,才多花30元,為何要在另一間超老牌的旅館受氣。

仔細地問過有沒有熱水洗澡、房間收不收得到wifi訊號等資訊後,我就回到原來的旅館要求退房,我要去另一間旅館。她很訝異地問我為什麼,我說這裏沒有水沒有網路,跟書上推薦的大相逕庭。另外一個最重要的理由我沒說,我在心裡大喊「趕羚羊!恁北呆丸郎啦」。

雖然對方態度也沒多好,但倒也很乾脆,檢查完房間後,就退我兩天的房錢400比爾,我開開心心到另一家Baro Hotel 登記,一連付過了4個晚上的房錢,好好洗個澡吃頓大餐,一切明天再說!

 

昨晚只有我一個人搭營於此,另外含有一個帶著長步槍的警衛駐紮在此

 

清晨起床時先煮了奶茶,和警衛一起吃早餐,與他一人一片麵包,這是zekarias要我帶在路上的

昨晚開始下雨,吃過早餐後又開始曬帳篷、睡袋

這是警衛睡的小鐵皮屋,原本想找他拍照,但是好像跟朋友出去了

看過了大峽谷,好像在衣索比亞沒遺憾了,所以就決定坐車到首都,幸運攔到一個會說英文的卡車司機

 

 

 

Please reload

Categories
Recent Posts

October 27, 2019

October 10, 2019

September 25, 2019

September 8, 2019

September 6, 2019

August 27, 2019

Please reload

Archive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