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Takashi Alashi

2016 縱斷非洲|01.歡迎光臨開羅

經過了10幾個小時的舟車勞苦,我們在2016年1月24日的早上9點半抵達埃及的開羅國際機場。開國機場非常的非常的大,光是在跑道上滑行到定位就花了10幾分鐘。一下飛機,跨出了非洲大陸的第一步,除了波濤洶湧的內心外,同時我告訴自己,這或許是這輩子唯一一次機會來到這裡,下一次不知何年何月。 剛到開羅還搞不請楚狀況,傻傻的就排進了進海關的隊伍,我們像是戒慎恐懼的小老鼠般的四處張望,不知道怎麼處理簽證的事情,看著前面的人不斷地被打槍,被揮手叫去隔壁的銀行櫃台,我們終於搞懂怎麼一回事了。 原來,埃及的進關非常的簡單,至海關旁的銀行櫃檯買一張25美元的簽證貼紙,再走去海關蓋章貼貼紙即可。 趁著在香港轉機時,我瀏覽了背包客棧上的埃及旅遊資訊,不看還好,越看我越膽顫心驚,心裡頭一直皮皮挫,一直告訴自己鎮、鎮、鎮、定,要鎮定。總結大家的評語,印度跟開羅可以算是背包客流浪世界的最終大魔王關卡。 幸好,看起來都只是小小的拐騙,還不致偷、搶,甚至人身安全。 我們住的旅館,只要住三晚以上,就附贈免費的機場接送。司機是一位年輕人,因為他的護送,我們很順利就抵達旅館的門口。 誠如我剛才所說的那樣,我們也看到了開羅人很有趣的一面,沿路上不斷的有人狂奔(只差沒帶殺聲)衝過來要幫我們搬行李順便要個tip,行李轉盤旁的機場員工,機場停車場的清潔人員,最好笑的是我們扛著大紙箱要進旅館的電梯時,一個老兄立馬箭步向前要幫忙,輕輕的將大紙箱碰進了電梯,就開始要小費了,甚至還將腳抵著電梯門,不讓我們走,非常的有敬業精神。我們面帶微笑,很堅決的說「NO, NO,SORRY!」,最後老兄才願意放我們離開。 P.S 我們後來給了機場停車場的清潔人員兩美元(剛剛出關前應該先換埃鎊的~),因為他演得最努力,把兩台大箱車扛到汽車頂上的行李架。付錢的時候,其他兩個拿著掃帚在旁邊看的清潔人員也過來湊熱鬧,最好笑是他的台詞,「這裏有三個人三張嘴,兩塊錢怎麼分,再來一張意思一下吧~~」ㄎㄎ~ 這還不是今天最有趣的地方,不,應該說是這輩子最有趣的事情。我竟然忘了帶我的歷久彌堅的BROOKS坐墊!!!!這簡直比在台灣參加武嶺挑戰賽,千里迢迢開車南下,到了埔里中心碑時才發現忘了帶前快拆還要蠢一百倍。幸好,從機場來的路上就經過了捷安特,還不算太慘,不幸中的大幸。 一邊蹲在電梯前的走廊上組車,一邊腦海中不停的倒帶,到底是在哪個環節出了錯?椅子是放到哪裡去了? 痛快的洗完澡(還刮了積好幾天的鬍渣),我和夥伴就到了開羅市街上到處晃晃,因為還搞不清楚物價,怕被拐騙的關係,我們的目標是在茫茫大海之中找到開羅的家樂福,先去那裡了解當地物價順便做採買,還有找我最悲慘的「修女腳踏車」用的坐墊。我們打開了googlemap,照著上面的指示,卻苦尋不到地圖上的家樂福,最後無功折返。 開羅的房子都是土黃色的,有幾分神似但沒有像印度新德里那樣,如同二次大戰後剛結束般的斷垣殘壁。這裡到處高樓公寓林立,屋頂上滿滿的大耳朵小耳朵,天線覆蓋著天空,牆壁上是精美的阿拉伯文浮雕裝飾,有些還帶有星星及弦月的圖案。 途中,開羅市區下起了滂薄的驟雨,我們躲在屋簷下,看著街道上的市民狼狽逃命。有些年輕人很開心在路上奔跑,好像這輩子從來沒看過雨似的。 繁忙的街道上,如同平民露天交響樂的汽車喇叭聲此起彼落,這裏的紅綠燈跟斑馬線都是裝飾用的,要穿過馬路只能自求多福,混在當地人裡頭向對面街道衝去。 一開始還沒掌握開羅市區的呼吸步調,好幾次我們無奈地停在馬路中間,看著其他人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般迎刃有餘地穿過車水馬龍的街道。心想,「哇靠!!這樣也走得過去!」,高空彈跳也沒這麼刺激。幸虧我和達逸也是老江湖了,不是省油的燈,很快的就進入狀況,看著其他人衝,我們也跟著衝。 路的盡頭突然傳來驚天動地的警笛聲,依照台灣經驗,應該是救護車要來了,趕緊閃到旁邊去,不然就要當「擋車」哥了。 眼看警笛聲越來越近,心情就像「先呼萬喚始出來」般的期待興奮,結果出現的是三輛掛滿鐵絲網的裝甲車,縫隙裡頭是好幾副銳利的雙眼,手柱著(應該是)土黃色柄的AK-47步槍。 馬路上到處都是蛇籠、鐵絲網、拒馬,全副武裝的軍人就挨在及肩高的盾牌後面,看到如此大的陣仗,令人不由得捏了一把冷汗,心裡頭不自覺浮現「好像來到個不得了的地方!!」 但是,身旁的開羅人依舊泰然自若,從容地穿越車流,喇叭聲依舊鋪天蓋地,一副很違和的樣子。 我只輕裝帶了iPhone出門,連相機都留在旅館裡,小腰包就掛在外套裡頭,今天目標是先熟悉環境。繞了一個下午,實在餓的受不了,就找了一間人潮最多的餐廳吃飯。 外頭的櫃檯是負責結帳的,付了錢拿著明細接著走到樓下。樓下的光景讓我看了不由得倒退三步,一大群人擠在櫃檯前,每一個人都是伸長了拿著明細的手臂,嘴裡喊著聽不懂的語言,似乎在說「先做我的單,趕快做我的單,我等了很久,你這個眼神輕蔑的傢伙!」 是戰後在搶著救援物資嗎??一邊這樣想,一邊我也加入戰局衝鋒陷陣,但是我只敢把手伸一半,什麼都不敢說,我還在了解開羅的遊戲規則。 我被推到這邊,又被擠到那邊,折騰了好一會兒,終於拿到我點的烤半雞飯附帶烤餅、辣醬、沙拉套餐,這一餐是29.5埃鎊,匯率約1:4,大約台幣120元,物價稍微便宜台灣一些。 我們就坐在路邊的椅子上大快朵頤,沒多久就引來了一大群呱呱作響的小流浪貓。除此之外,我們還辦了網路SIM卡,SIM卡本身是18埃鎊,1GB流量是25埃鎊。也在路邊一間不起眼的ATM換了一些埃鎊,根據夥伴的南美經驗,以後最好是找大銀行付的ATM,比較不會有被盜錄的風險。 找不到我們要的旅遊中心,倒是無意間又找到了GIANT,裡面擺的大概是SCR1 等級的公路車,還有登山車及小童車。台灣賣$19800元的SCR 1,在這裡要賣$7400埃鎊,將近30000元台幣。原廠的GIANT座椅大約是600~1000台幣之間,我們打算多看看幾間單車再決定購買,不管如何,總算我不用騎著「修女的腳踏車」一路抽車到好望角了。 一切萬幸。 P.S 開羅的第一印象還算不差,看到很多很有趣的人事物,市區的人民反而很樸實,還沒見識過景區小販的威力,Welcome CAIRO!!!

標記:

留言


Categories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