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Alashi Takashi

2016 縱斷非洲|35.德國工藝也挺不住

從Madani 到Quadarif的路上,似乎還沒糟到什麼都沒有的程度,畢竟這是往衣索比亞的唯一通路,往來物資還是走這裡送,沿途的大卡車、遊覽車很多,大約每40公里都會有休息的茶館,補給不是問題。


只是到Quadarir 是一路由西向東騎,由北吹來的側風很強,一度是大逆風,時速只有10公里不到,毒辣的太陽,增加了這條路的艱辛程度。


昨天睡在110k小到地圖上都沒名字的小村落口的警察局,說是警察局也不到,大概是一個哨口的規模,共三個警力,警所前的小廣場是用石頭圍起來的,還豎立了一隻沒有旗子的旗桿,昨晚睡得很安心,晚上的星空很美。


第二天起床時,發現我為了這次旅行新買的馬鞍袋破了一個大洞,是從電壓的地方分開,算算這個馬鞍袋才被我操了一個多月,只怪非洲之行路途險惡,連號稱德國工藝的馬鞍袋也招架不住。


地面熱得冒煙,地平線的盡頭出現海市蜃樓,看似一大片沁涼的湖水,我在37k的地方停了下來,除了有檢查哨外,還有一整排茶館,茶館前停滿卡車遊覽車。


找了一家最邊邊的小茶館,點了熱茶避避中午的大太陽,順便把所有東西倒出來,從袋包的最底層翻出鐵人膠帶,土炮維修。


處理過的包看起來好多了,雖不中亦足矣,只能將這個破了洞的袋包減少承載,將行李分到其他三個袋包。另一方面也請台灣的小幫手緊急聯絡德國原廠,看有什麼補救措施。


旅行如人生,總是會有意想不到的轉折。


離開中午休息的小茶館後,騎沒多久,原本用鐵人膠帶黏好的地方馬上就裂開,而且破洞越來越大,大到整隻手臂都可以塞進去,看來是完全沒救了,後來我是用彈 力繩將馬鞍袋繞起來,勉強補強繼續前進。事情是發生在禮拜五的下午,也就是德國方面至少要禮拜一上班才能回覆我的狀況,六日這兩天我只能自立自強。


不知道為什麼,離開khartoum的這幾天,騎的好累,大概一天100公里就是我的期限了,只能當作是天氣太炎熱,體力流失的太快所造成。


我在80公里左右的村子喘口氣,就坐在哨口旁用草桿搭建給警察休息的亭子下,吃著警察端來的兩片大西瓜。我又往前騎一點到村子口的商店買汽水解渴。一個年輕人找我搭話,但我真的累得受不了,又在忙著處理馬鞍袋的事,只好跟他說抱歉「I am working now.」


我又在90幾公里處的小商店停了下來,面對另一個年輕人連環炮的訊問,我真的動怒了,用英文對著周遭的人大喊「有誰可以管管這些年輕人,叫他們離開,我只是想要安靜地休息一下!」


周圍的人發出笑聲,年輕人繼續用阿拉伯語問一大堆事,不時對著我的行李東摸摸西摸摸,輕蔑的態度,讓我一度很想揍人。


一邊往地上吐口水的樣子,不禁讓我在想,你到底是來找人聊天的,還是想來挑釁的。


顧不得疲憊不堪的身體及夜幕低垂,壓抑住心中的怒火,趕緊離開,發生衝突對自己沒好處。

我靠著車燈微弱的光線摸黑前進,不斷地四處張望,尋找可以野營的地方,但都不是很滿意的地點。遠遠有車從後面靠近時,我還要聚精會神的拉長耳朵聽後面的 引擎聲,來判斷對方有沒有發現我的存在,不時我還要回頭往後瞧,我可不想發生什麼第一次親密接觸,我的身體跟心靈都到達了極限。


終於,我在晚上的8點多抵達Quadarif城市外圍的加油站,在這裡買了兩隻可樂壓壓驚,一邊和裡頭的員工聊天,這裡一共有三個,一個負責加油,一個顧 商店,另一個是穿藍色制服的年輕警察。顧商店的那位,英文講的不差,還兼作我和其他兩位的翻譯,雖然相談甚歡,但是當我提出是否能在這住一晚時,還是碰了 軟釘子,只好繼續往城市裡騎,找地方住。


抵達Quadarif 的小旅館Amir hotel,已經是晚上九點半,今天真的很累,身心俱疲。晚上去吃了烤半雞,才25蘇丹鎊,這是今天最開心的事。


起點:Police Station

終點:Al Quadarif

今日里程:128 km

爬升:266 m

達成率:19.8% ,2,375km/12,000km


01.昨晚睡的小警察局。

02.路旁還有好幾間小商店。

03.遠處乾漠裡的駱駝。

04.在另一個哨點休息。

05.馬鞍袋破了,只好拿鐵人膠布貼一貼,但效果不好,一下就掉了。

06.今天都是像荊棘一般的樹林,一靠近地上都是佈滿刺的樹枝,沒地方坐也怕輪胎被刺破。

07.晚上住在Quadarif的小旅館,一間房200蘇丹鎊,但是沒有淋浴,只能用水桶接水擦澡。


Comments


Categories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