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3 可以爽快的回家了

October 4, 2015

現在的我正在首都雷克亞維克的珍珠樓裡,眺望著飛機俯入層層烏雲裡,往未知的遠方飛去,

ㄧ邊遙想這一個月半來在冰島的酸甜苦辣。


有別於其他旅客匆匆地走上樓頂,對著白雪靄靄雪山下的首都盡情拍照,

隨意的走完一圈紀念品區,然後又匆匆地的離開。


我們選擇點了兩杯咖啡找了玻璃窗邊的位子坐下來,

靜靜地欣賞眼前美好的這一切,享受這冰島的最後一刻,

除了我們以外,其他都是冰島的當地人,這是單車旅人獨享的悠閒時光。


後天一大早,我們將坐上飛機離開這裏,離開依依不捨的這裏,踏上回家的路上。

我說只剩一天了,而怡婷卻說「還有一天」,她想家了,想念台灣的一切。


我的對面坐了祖孫三人,是一個奶奶帶著兩個小朋友,

較小的妹妹大約是學齡前的年紀,坐在幼兒座椅上,

白髮慈祥的老奶奶橫拿著智慧型手機,讓小妹妹與遠方的媽媽視訊,

透過無遠弗屆的科技,距離咫尺天涯。

切斷電話前,小妹妹對著螢幕做出親吻的動作,

有趣的是,冰島的小朋友也是喊著「媽媽,阿嬤」,

在地球的另一端,我們的語言是如此的相似。


9/30 

我們離開了海豹城市,坐上了往首都的巴士,晚上接近8點,我們抵達雷克雅維克,

啟程一個月多了,我們又回到了這裏。

首都的天氣依舊很差,下著大雨,我們趕緊躲進終點站旁的netto 超市,吃過了晚餐,

我們換上了全副的雨具驅車前往幾公里外的露營區。


可惜的是,營區在28號已經關閉,我們抵達時,只剩一間多功能廁所還有開放,

交誼廳也鎖住了,隔著玻璃窗看去,裡面顯得凌亂不堪,

我們捱在充當曬衣間的屋簷下褪去濕淋淋的衣物,發著抖克難地繼續吃泡麵吐司果腹。

背著大背包的一對外國年輕情侶稍後抵達營區,就直接在人來人往的走廊上搭起帳篷。


女生很性格,問都不問一聲,就把濕淋淋的毛巾、外帳,直接掛在我們吃飯坐的位子的後頭,

除了他們正在攤裝備的位子外,這是唯一沒被雨淋到的地方,其他都被雨水濺溼。

沒多久我們坐的地方也被他們曬的外帳滴濕了。

在那個當下,我瞬間爆氣,真的很想揍人,好好教訓這個不懂禮節的小女孩。

當然這只是心中想想而已,事隔幾天後,我又想到了這件事,這樣跟怡婷說,


你看,那時我們到Prastarskogur小鎮紮營時,整個空盪盪的營區,加上我們就只有兩組客人,

開著露營車旅行的老先生馬上就來跟我們打招呼,還送小麵包給我們吃,敦親睦鄰,

而我們也拿了兩包泡麵當回禮,適時地釋出善意,噓寒問暖,

彼此保持和睦的關係,晚上真發生什麼事了,在這個棉羊比人多的小鎮上,彼此至少還有個照應。


反觀這個姿態很高的小女生,招呼都不打的,

要是真的需要幫忙的時候,誰會想主動理她啊。


我又想到了,以前當兵的時候,連長常常叮嚀部隊弟兄,

「要謙卑,姿態放軟一點,見到了人,就笑臉迎人喊學長好,長官好,嘴巴甜一點,不會吃虧的。」

「就算必要的時候沒幫上忙,沒扯後腿就阿密陀佛了。」


一瞬間,我終於明白,

為何每每連上餐敘的時候,連長都會吆喝一群司令部的長官來吃飯喝酒,聯絡感情。

難怪蔡連長的軍旅生涯就是比同期的同學一帆風順,

2006年我還在部隊時,他就已經升到少校了,後來還聽說,考回了到台灣,佔了學校教官的爽缺。

10年前的耳提面命,10年後經歷了許多事情,再想到他這番話,感觸良多。

另一方面,我也越來越明白自己的不足。


這一晚睡的不是很安穩,一如往常的風雨交加,一如往常的帳篷淹水了。


隔天一早隨意收拾完行李,我們就轉戰隔壁我一直捨不得住的青年旅社,

旅途已到了尾聲,哥想好好睡上幾天了。

我先是訂了一個晚上,結帳完沒多久,我又回到了櫃檯訂了兩晚,

連續住三晚,我們一次用掉了三次求救的機會。


我在營區裡看見了和eric很相似的帳篷、腳踏車,甚至連馬鞍袋都一樣,

經過時我就在想,這些東西跟eric的好像啊!

青旅的客廳裡,還有一個熟悉的長髮身影在裡頭晃來晃去的,

那時我不以為意,並沒有多做聯想,直覺eric現在應該還在格林蘭工作,拍攝因紐特獵人才對,


回到房間放完行李,洗過澡後,我繼續在青旅裡巡視環境,

探探一樓的交誼廳有哪些設備,看看其他旅人在作什麼,

走到外頭,青旅的後面,左右各有一個別館,是專給旅人自炊的餐廳,

裡頭設備一應俱全,電爐、烤麵包機、咖啡機、熱水壺、冰箱,連鍋碗瓢盆餐具都有。

冰箱裡、櫃子上放了許多自行取用的食物及調味粉,這些都是之前旅人帶不走而留下來的。


走過了庭院,就是營區,彩色的帳篷三三兩兩的散落在翠綠的草地上。

昨晚淋著雨摸著黑抵達的恐怖營區,如今是如此的祥和安靜。


我回到了溫暖的旅社裡頭,這個長髮身影的主人突然轉過頭呼聲喚我,

沒想到還真的是Eric,我們喜出望外,一切是如此的不期而遇。


原來因為天氣不穩定的關係,他提早回到雷克雅維克,只在格陵蘭待了兩天,昨天剛回來這裏,

後天就要再搭上飛機離開冰島,接著是年底的尼泊爾行程。

晚上,我們簡單的吃個飯,吃的是Bonus買回來的食材,

聊聊彼此的近況,離別前他說「之後在台灣見吧!」

我們一共遇見了四次,在這面積是台灣3、4倍大的極北冰島,

身處異國,遇到說著相同語言的單車旅人,還是有說不出的家鄉情感在。


人與人之間巧妙的連結,讓我不禁想到環北海道時遇到的朋幸。


10/1、10/2 兩天倒是沒發生特別的事,只有到市區閒逛了一下,

買了一些要帶回台灣的紀念品,晚上繼續窩在青旅裡上網。


10/3 的凌晨下了冰島今年第一場初雪(中部高地不算的話),

早上起床時,地上都是薄薄一層的碎冰,路上都是結了霜的花花草草樹樹。

我們騎著單車前往山丘上的珍珠樓,遠眺雷克雅維克的市街,市街後頭是白雪靄靄的山脈。

我們點了兩杯咖啡,找了位子坐下,靜靜地看著其他遊客來來往往,

享受這難得偷閒,漫無目的的一刻。


一想到兩天後的我們,即將離開這裏,我的心情是百感交集,

一個月半過去,時間過得飛快,計畫了超過一年的冰島行即將在此落幕,

回首來時的腳步,彷彿昨天才下飛機,踏上冰島的土地,一切是如此的依依不捨。


早上,透過神通廣大的facebook,認識了一個剛從非洲旅行回來的新車友。

巧的是他也住在新店,離我住的地方,騎腳踏車不用20分鐘,

健談熱心的他,環遊世界結束回到台灣,正在閉關寫作整理照片。

我在線上向他請教一些簽證的問題,並約好回台後再找他喝個咖啡聊聊天,

最快,今年底就要出發了,只剩兩個月不到的時間可以準備。


離開了珍珠樓,我們繼續騎著單車沿著港邊,繞行市區一圈,

再走過維京船、KALPA、假日的跳蚤市場、柯林頓的熱狗攤,

這些我們剛到冰島時,在地的華人朋友-CINDY帶我們簡單繞過的這些景點。

我們又回到剛下機場巴士,抵達的HLEMMUR巴士站,拍照留念。

抵達冰島的第一天,因為搞丟了外套,只好無助地站在冷風中發抖的往事,歷歷在目。


一個多月前,我還在煩惱,離開了台北,該何去何從,

在冰島旅行的途中,我想起那個蟄伏已久的環球夢,

如今,才剛要結束冰島行,我又即將再度啟程。


怡婷笑我心猿意馬,人還沒離開冰島,就已經在查非洲要去的景點,在安排簽證的事情。


望著這走來的一切,雖然還有一些不得已放棄的景點,

就將這些遺憾放在心裡,把希望放在未來。


看到了光彩奪目的斑斕極光,也確定了接下來要去的方向。

一切足已,可以爽快地回家了。


那麼,我要回去了,下一個目的地是黑色大陸,

從埃及開羅到世界盡頭的好望角,一路往南。


2016 縱斷非洲。

我在冰島的紀念品店買了一份世界地圖,是刮刮樂版本,可以紀錄旅行過的國家,很有紀念意義。

雖然台灣也可以買得到,但是從冰島帶回去,總有特別的情感。

刮完了冰島,接下來要刮非洲了~

 

 

 

 

 

 

 

 


 

Please reload

Categories
Recent Posts

October 27, 2019

October 10, 2019

September 25,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