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Takashi Alashi

2014年 在往世界屋脊的路上|07.拉肚子也要嘗試

為了想一大早逃離新德里,昨天10點不到就入睡了,但是同房的室友卻沒這麼早睡,喧鬧到很晚。


中間被吵醒了一次,只好拿出前幾天買的『印度放浪』來閱讀,增加睡眠。看沒幾頁就失去知覺,就昏睡過去。


按耐一天的肚子疼在夜裡滿載,幸虧這裡是專接國外背包客的旅社,所以有坐式馬桶及捲紙,還沒到一定要用水洗屁股的最後一刻。

鬧鐘準時在6點鐘把我叫醒,但是我在溫暖的床上翻來覆去了好一會兒,等到整裝完畢出發。已經是7點10幾分的事情了。起床時肚子還是有微微的不舒服感,配着水先吞下一個止瀉的膠囊,希望肚痛的情形能減緩,不要影響今天的進度才好。

當我在把Surly駝上行李時,守夜班的警衛伯伯剛好推開厚重鐵門,提著一串香蕉,從外頭採買回來。這裡一個晚上是550Rs,拿出一張1000RS紙鈔想找開,但是他搖搖頭,說沒有零錢。


原本想趁在市區時,多換一些零錢,這樣一來,到了拉達克地區時,才不會有零錢不夠用的窘境,只好乖乖拿出恰好RS550整數給他。


「ten!!」


「Tip??」是要小費的意思嗎?他回答「是」,所以我又拿了一張10Rs紙鈔給他。


離開時,靈機一動,突然想到我可以從他這裡得到印度物價的情報,這樣就不會在外面買東西買貴了,於是趕緊巴着他問東問西。


一支香蕉是5Rs,一罐1L的罐裝水是15Rs,外面常看到的烤餅大約是6Rs。見我聽不懂他說fifteen,他只好改講one-five,印度的英文真的是讓我很頭大。

清晨7點多的新德里還沒醒過來,路上的行人、車輛稀稀疏疏,還好自己有乖乖早起,沒有賴床,不然我又要被昨天的盛況空前給困住了,眼前站起來很嶄新的建築物應該是捷運什麼的。

這應該是新德里版的U-bike,車身漆成綠色,還有很翹很炫的牛角,但是沒有變速,上坡時應該會騎到腿抽筋吧!

到處都會有裹着毯子,躺著路邊,經過時,我就在想裡面包著的究竟是不是活人。看他們有些會動動手,或是動動腳來趕走蒼蠅,還好是活的,不然就太恐怖了。


路上也會看到野狗一動也不動地躺在路邊,這就不一定全是活的。如果是屍體的話,整個身體會因腐爛所產生的氣體膨脹而鼓起來,四隻腳開開的。

經過了一個很大的綠色公園,看著招牌還是搞不清楚是什麼景點。但是裡面有很多人穿著很專業的車衣在騎公路車,而且還有上卡鞋。從我身邊經過時,還會跟我打招呼,頓時有種「原來我不是一個人」的感覺。

經過新德里車站,我真的被嚇到了,滿滿的都是人都是車,萬頭竄動,擁擠到我只能下來牽車,或是用腳蹬地緩緩前進。路的兩旁全是地攤小販,還有流動的人群。深陷車陣之中,令人會神經衰落的喇叭聲,四面八方席捲而來。


兩側的房子呈現一個不可思議,殘缺損毀已經令人匪疑所思。(還是半露天的!?)糾結的電線纏繞在這些很可能是二次大戰時遺留下來的遺跡上,更有一種很詭異的氛圍。

路上依舊有瘦骨如材的大黃牛在行走,而且還是一整群的。聲勢之大,連路上的汽車都要繞道而行。天空會有烏鴉在盤旋,或是停在高高的圍牆,呱呱的聲音此起彼落。


一定有成年男子在路邊背著尿尿,或是大概5歲的小孩子蹲在地方在大便。看到這,我已經學會怎麼分辨地上那些便便是人拉的,還是牛拉的了。(如果是牛拉的,便便看起來是纖維狀,很像是咬過的綠色甘蔗渣。)

實在是超現實的畫面,昨天看到的,根本不算什麼,新德里的火車站前,才是真正的Asian Chaos。


我的腦袋一團混亂,完全不敢停下來,深怕我就是下一個待宰的肥羊,身上的財物,衣服都給人家給扒光了。只敢過了好幾個街,腦袋有點清醒了,才拿出相機記錄這瘋狂的一切。

街上依舊漫步着詭譎的味道。

露天的站立廁所。

這一邊是現代化先進的捷運系統。

另一邊應該是二次大戰遺留下來的遺跡!?

靠著G3導航器的幫忙,讓我順利在9點半離開新德里,不到30公里的路程,我騎了2個小時又多一點。眼前的路開始又變得又大又直,單向有4線道之多,路大條就不會有人逼車,瘋狂喇叭的疲勞轟炸,也可以少一點。

沿路都有人在賣椰子水,挑了一家看起來比較順眼的年輕人。


「how much?」


「three」三塊錢?有沒有這麼便宜,換算台幣只要1.5圓,怎麼可能。


後來才發現是烏龍一場,一顆現剖的椰子水30Rs,剛剛是在雞同鴨講,虧我還比出3個指頭,問是不是3塊錢,他還說對。

沿路還看得到超豪華的麥當勞跟肯德基,看到熟悉的招牌,內心已經蠢蠢欲動。搖搖頭,將心中的小惡魔揮去,既然來到印度了,就要好好體驗當地的平民食物。等到拉到受不了了,再改吃麥當勞、肯德基。

沿路除了很多剖椰子、榨柳丁、搾甘蔗的小販外,最多的就是這種有露天位子,還有兼賣飲料、太空包餅乾的路邊餐廳。


但是問題來了,到底要怎麼點餐呢?菜單上的字我都看不懂,對點菜的年輕人作出要吃飯的動作說「Food」,結果他打開冰箱拿了一罐百事可樂給我,讓我相當苦笑不已。

換另一個年紀稍大的男子來招呼我,我聳聳肩,說我看不懂菜單,一切交給他處理。


結果就送上一盤有調過味,上面還有一塊半溶化奶油的烤餅。碗裡面竟然是綠豆熬的醬汁,吃一口就讓我覺得頭皮發麻。


付錢時發現一盤要30Rs,超乎想像的貴,其實我最想吃的最單純,無任何加料的烤餅,因為這樣子比較便宜。我把服務生再叫來,指著隔壁桌的原味烤餅,說我要那個,結果送來的,還是加料的,這一餐花了我60Rs。

印度的氣候非常炎熱,雖然才4月而已,今天的氣溫竟然有37度,直逼40度大關。毒辣的太陽晒到我頭昏眼花,頻頻下車找陰涼處休息,或是找「DHABA」買水喝。


因為我只記得住「DHABA」這兩個字,所以路邊的餐廳,我都改叫他「DHABA」。在印度買的水,都是冰的。這一點讓我相當滿意,不像大陸的冰箱都是當展示櫃用而已。一罐1L的水,在這裡是20Rs。

這一條看起來很像高速公路的,編號為NH-1,圖案是一個黃色的盾牌。

這條NH-1有一個很有趣的一點,就是經過城市時就會變成高架橋。完全不用繞路,這樣經過城市時也不用擔心會迷路迷到死。

站在高架橋上,觀察街上的人民走來走去,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我在下午2點時,抵達今天的目的地,Panipat,里程已超過100公里。


但是現在才2點鐘,現在就休息好像也怪怪的。於是我決定再往下一個城市走,這樣一來,第三天要橫越喜馬拉雅山到Shimla的形成也可以輕鬆一點。看一看路牌,下一個城市Karnal還有36公里,時間上相當充裕。

順利在4點半不到抵達Karnal,第一件事就是找住的地方。走進了一間看起來很豪華的旅館,想說印度物價低,再貴的旅館我都住得起才對,結果看到櫃台上的價目表,最便宜的一間要2000多Rs,瞬間讓我倒退3步。

第二家找的就是這家Guest house,年輕人帶我看過房間後,跟我說,有AC(冷氣)的,eighty;沒冷氣的,seventy。


想說怎麼這麼便宜,不由分說地拿出100Rs紙鈔要Cheak in時,他們馬上露出很狐疑的表情,原來他指著是800,700圓。


雖然有獨立衛浴,但還是超過我的預算。問有沒有再小一點,結果就問到一間只要500Rs,但是就在櫃台後面,隔音沒這麼好。我是沒什麼差,反正只要能睡就好。

洗完澡,想眯一下,睡沒多久就被外面的聲音吵醒,果然是一分錢一分貨。帶著簡單物品出去覓食,我又做出吃飯的動作,問旅館的兩個小哥哪裡有賣吃的。


然後他很自告奮勇地說,要去幫我買吃的,於是我就很放心地拿了100Rs的紙鈔給他。結果當他氣喘呼呼的回來,變出一支高露潔牙刷跟牙膏,瞬間讓我臉上有三條黑線,哭笑不得。

結束了牙刷鬧劇後,我步行到另一條街上閒逛,買了我明知道ㄧ定會拉肚子,但一直很想喝喝看的甘蔗汁。


一杯是10Rs,而且還是有加糖跟加冰塊的,非常專業。喝起來只有砂糖的味道,如果不是我有親眼看到現榨甘蔗,我會完全無法想像這是一杯甘蔗汁,

Karnal街上有一個很特殊的建築,不知道做什麼用的,在夜晚燈光輝映的襯托下,更顯得富麗堂皇。我坐在路邊,喝著現榨的甘蔗汁,還買了包了炒麵的新德里捲餅,然後看著街上的人走來走去,過他們自己的生活。祥和的景色,一瞬間,連日來的不適應感好像消失得無隱無蹤了。


我想,我開始喜歡上印度了。


Comentarios


Categories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