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Takashi Alashi

2014年 在往世界屋脊的路上|0.4那麼,我要走了

現在的我正坐在桃園機場D5的登機室,時間是1點30分不到。3點的飛機,2點半才開始登機,但是我人已經在這裡嚴陣以待。


因為,現在的我非常的忐忑不安,我感覺到我的心好像被什麼高高地舉起似的,就好像我正站在懸崖邊,望著腳下不斷發出『啪嗒啪嗒』的雪白海浪,下一秒即將縱身一跳,如此般的戰戰兢兢。那是我不管怎麼做都無法讓心情平靜下來。


我感覺得到心臟悸動的聲音,口乾舌燥,吞嚥有點困難,甚至頻頻作嘔。因為緊張的關係,使我伸長了耳朵,仔細偷聽身邊任何發出的聲音,或是觀察眼前的每一個人在什麼。


大部分的人都在滑着手上的智慧型手機,因為是轉機上海的關係,耳語邊的話都是帶些捲舌,需要花一點注意力,才能聽得懂周圍在說什麼。


我應該很習慣『即將啓程』這件事,畢竟我已走過了幾趟旅行,走過環北海道、縱斷日本、青藏、絲路等,但是為何現在會.......


畢竟日本、大陸對我來說,都不是太陌生的國家。從小對日本文化的憧憬,耳如目染,也學過幾年的日語;而在大陸,至少招牌、路標看得懂,普通話在大陸還能溝通。


但是到了印度,我就真的是完、完、全、全、的外國人,一切就只能靠自己的隨機應變。未知的國度、迥異的文化,治安、險惡的環境,都是種種的考驗。


這才是我第一次真正的離開熟悉的環境。


我拿出了手機,想聽聽家人、朋友熟悉的聲音,或許我的心理會踏實一點。我不能告訴他們我很不安,這樣會造成他們不必要的過度擔心。


切、格瓦拉說:『堅強起來才不失溫柔。』


接下來就是我們的事了,我必須勇敢的往前走才行,我所要做的,就是平安回來。平安回來才能完成下一趟更大的夢想。


我說,『我是一個懦弱的人,我感覺到心中的害怕與不安。』


但你卻說『雖然會害怕,但是你仍執意往前走,你是一個勇敢的人。』


微妙的氛圍一直維持到我坐進了機艙的位子上,我的位子在機身的中間,一往窗外看去,是緊連飛機的巨大機翼。


起飛時,受到氣流的影響,機翼的尾端會呈現不規則的上下震動。看著機翼的前端不斷地將眼前的層層白雲劃開,我開始懷疑這麼大的龐大機械怪物是怎麼飛起來的。







Comments


Categories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