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3/16 Blue Nile Valley

我現在的心情很複雜,雖然zekarias很努力地想幫我重建對衣索比亞的信心,卻絲毫沒什麼幫助,我只想直接搭車跳過這一段,希望接下來的肯亞會更好。 那種心情就像是揮出場外的全壘打球一樣,很多事情已經沒辦法再回頭了,就像電視劇說的那樣:「可是,瑞凡!我們已經回不去了......」 早上我要離開旅館時,卻不見Zekarias的蹤影,幫我開大門的人說他去去銀行,要10幾分鐘後才回來,正當我有些落寞的同時,他騎著一台該該叫的24吋小童車出現了,原來,他想陪我騎到城市外頭。 我問他車是哪裡來的,他說是付錢的,5分鐘1比爾,為此,我心頭一震,感動不已。 一離開Dejen小鎮就是長下坡,他只能送我到這裡,要是他陪我一路滑下去,憑他那台一直該該叫的小童車,再騎回制高點的Dejen小鎮,肯定天都要黑一半了。 我們用力的握過了手,肩膀碰觸著彼此的肩膀,這是衣索比索打招呼及道別的方式,我繼續著我未完的旅行,他目送我離開。 一開始即是長達18km 的長下坡,一直到谷底的藍尼羅河大橋,路的狀況非常的不好,又開始像在跳波浪舞似的可憐路面,雖然沒有畫上白線,但路面還是很自然地壓出了六線道,除了要閃過突起像腫瘤般的路段外,有些看似平整的路面也是暗藏殺機,SURLY和我抖動到不行,一不小心我就要滾到懸崖下面去了,不時我還要將SURLY靠在路邊,下車檢查行李是否綁定牢固,以免在滑行時噴了裝備。 我將插在車把手前的自拍棒跟Gopro攝影機收起來,無暇攝影紀錄,光是要穩住車把手,就花了我大半精神跟力氣。 又要小孩在後面窮追猛趕,我馬上煞車停了下來,想說確認一下後面的行李有沒有綁好,別給拉扯住了,長下坡遇到什麼突發狀況,危險的很,順便慢下來瞧瞧他們到底想要幹嘛。 我實在很不喜歡背對別人,那會讓我很沒有安全感,就連坐公車或是在餐廳吃飯,我都會選擇最角落背對牆壁的位置,一抬頭我可以看見空間裡每一個人在做什麼,倒不只有在非洲旅行才這樣,就連在台北生活,我也很難改掉這樣的習慣。 見我一停下來,沒想到兩個小孩就像看到鬼一樣,手上的瓶子、棍子就直接丟在地方, 轉身拔腿就跑,這樣的舉動反而讓我大吃一驚。 這一路下滑了1280m,花了50分鐘,平均時速只有20公里左右,我停在橋邊,結果後來馬上傳來阿兵哥的聲音,他說這裡不能停車,要我馬上離開。 橋的另一頭停了兩三輛遊覽車,原本以為車上的人在這裡稍作停留,在欣賞莊麗的峽谷風景,結果不是,是在等警察檢查然後放行。 我一經過哨點時,就被好幾位幾察攔了下來,檢查護照,詢問我從哪裡來,要去哪裡,要在衣索比亞待多久什麼的。說的也是,這座橋是通往中部、南部衣索比亞重要的樞紐,要是發生什麼恐怖攻擊,肯定會重創衣索比亞的一切,想想這座橋看起來也要好幾億元吧!深具戰略意義,難怪如此的慎重 。 我想起了蘇丹住在首都喀土穆的一個Warmshower的Host說的話,他說在蘇丹最好不要隨意拍照,尤其是清真寺、警察還有橋。那時我就想,一座橋有什麼不能拍的,不就是一座橋嗎?倒是埃及、蘇丹、衣索比亞的大橋邊都會有哨點,還會有多名帶自動步槍的警察或是軍人戒備。 一路走來,似乎我也慢慢地能理解他們會這麼的謹慎,不過我另一方面覺得有趣的是,現在戰爭都已經走向高科技化了,一個按鈕就讓飛彈導彈,從西半球飛到地球另一端。 就連一般人,只要上上Googlemap就可以知道這些橋的位置了,有什麼好神秘。也許當地政府有其他的考量吧,畢竟我不是軍事方面的專業,我也想知道為什麼。 過了谷地的大橋後,重頭戲來了,無止境的絕命好漢坡,尤其是轉彎的髮夾彎處更是陡到只好乖乖下來牽車,牽累了就找樹陰休息,牽到了較平緩的地方在開始繼續騎。 路邊開始出現好多猴子,毛是綠金色的那種 水x3 45 可樂x2 30 坐車 50 啤酒 12 義大利麵 30 住宿 50 汽水 10

Zekaris家的小旅館,一間是40比爾

旅館的中庭,晚上很多年輕人圍成一圈坐在啤酒箱上打撲克牌

Zekarias家的小旅館前,他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一台24吋的避震小童車來

他陪我騎到Dejen小鎮邊緣就回頭了,接著就是長達18km的長下坡

景色非常的壯麗,登高望遠

像是在跳波浪舞的可憐馬路,坑坑巴巴的速度一直快不起來,很怕我會滾到山下去

將近50分鐘才滑到山下的藍尼羅河大橋,橋邊戒備森嚴,不能停留拍照,還有大批警力駐紮在此,還要盤問檢查護照、行李什麼的

過了橋開始無止盡的絕命上坡,路邊出現了很多金綠色的猴子(還是狒狒?)搞不清楚

不知道扛著什麼東西的年輕人經過

雖然他們很怕人,間我一經過就一哄而散,但還是不要太靠近好

他們的屁股都露上半邊,遠遠看很像褲子故意穿一半的樣子

還好我有帶望遠鏡頭來,拍野生動物跟小屁孩很好用

推了一個小時的車後,在一個樹陰下休息,經過的砂石車就問我需不需要幫忙,於是我就很樂意地坐上了砂石車,ㄧ路上真是超險峻的,從車上像大峽谷往去,驚心動魄的樣子,好像整個心都被提了起來,還好有坐車上來,後來被收了50比爾

晚上住在峽谷邊緣的Lodge,裡面可以扎營,一個人50比爾

餐廳的內部,裝潢的富麗堂皇

喝了好幾隻啤酒,看過壯麗的大峽谷後,目標完成後,我突然就像洩了氣的,好累好累,早知道剛剛就坐車一路到首都Addis Ababa

壯麗的藍尼羅河峽谷,傍晚時陽光自雲層縫隙中灑落

這裏的東西算很便宜,單價都跟小鎮差不多,而且景色無敵

Categories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2023 by Samuel Glade | Landscape Architect |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