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9, 2015

大部份的旅人都不會在營區待上兩天,通常都是一大早就前往下一個目的地,

晚上抵達時熱鬧非凡的交誼廳,在隔天中午以後,總是顯得冷冷清清,

有時甚至一個人也沒有,直到傍晚,人群才又慢慢群聚。


有時我們在同一個營區連住好幾晚,看著營區一早曲終人散,

然後晚上又是另一個偶遇的開始,週而復始,我不禁覺得很感傷。


我告訴怡婷,那種感覺就像看著同學都畢業了,自己卻還留在學校苦撐;


或者是一起進來滾料羅灣的同袍都退伍了,自己卻因為一時手滑,

多簽了3年半,只好接二連三地目送比自己菜的學弟退伍。


我開始明白,為什麼我們當初退伍時...

Please reload

Categories
Recent Posts

October 27, 2019

October 10, 2019

September 25, 2019

Please reload

Archive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

@2023 by Samuel Glade | Landscape Architect |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