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9, 2015

我們在早上7點多起來,很悠哉地收拾行李,目送其他人離開,午餐後到湖畔邊散步,並趕了一些遊記的內容。 

這次的旅行會著重在感受生活,當然該做的紀錄還是會做,往後若是要出書,這些是很重要的架構。 

所有人都離開了,只剩我們還在悠哉地吃早餐,偌大的營地徒留滿地固定帳篷的大石頭,人去樓空。


拿錯外套的這件事最後圓滿落幕,湖畔的營區有訊號 ,我們聯絡上雷克雅維克的朋友後,第一時間就回覆給苦主了。

我拿著苦主的照片到處詢問,第一個就問到了苦主的朋友,還好出發前我有先記他的帳篷外觀,

原來這個苦主叫做THOMAS SUN,用力地握完手然後...

August 28, 2015

早上我做了一個夢,夢到靖宇說,他也要走了,有一個更好的機會邀請他擔任單車導遊一職,一切正在順利洽談中。

我忘了我當時的心境是什麼了,只記得第一個浮現的想法是「我也走了,那店裡該怎麼辦?」

事後回想,我才驚覺到我應該先關心自顧不暇的自己才對,關心自己的未來該往哪走才對,

雖然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時,心裏還是有些猶豫,然而我們只能心無旁騖地往前走,畢竟瑞凡,我們回不去了。

相較於前一晚的一覺到天亮,這一晚睡的非常辛苦,夜裡的氣溫驟降,狂風不斷的吹拂,帳篷啪嗒啪嗒作響地在哀嚎著,

我不斷地從睡夢中驚醒過來,然後起身拉開帳篷的拉鍊,探出...

August 27, 2015

健行第一天,我們花了七個小時,從近中午11點走到下午六點,抵達12公里外的第一站Hrafntinnusker。

前兩個山頭非常的壯麗,奇形怪狀的熔岩地形,色彩鮮豔多變的彩色山丘,



還有羊咩咩悠哉地低頭吃草,遠處的山脈還有未消融的白色冰雪。

但是坡度變化很大,體力流失的非常快,部分路段甚至要手腳並用地攀登上去,亦步亦趨。

爬完了兩天行程,我已經變成外八走路,肩膀、腰部、腳踝疼痛不已。

沿著山的稜線繼續行走,過了第三個山頭後只剩黑與白,永凍的冰雪與黑色的凍土,

越往前走,冰雪覆蓋的程度越大,幾乎只剩下一整片參雜火山灰的冰河層...

August 26, 2015

今天是抵達冰島的第三天,8/27(三)早上9點15分,現在的我正舒服裹在溫暖的睡袋裡,

周圍交談聲、收拾帳篷的聲音此起彼落,帳篷外下著微微的冰雨,氣溫只有五度不到。

彩色山脈上覆蓋的冰雪似乎比昨天抵達時更多了一些。
 

我們從首都雷克雅維克出發,在中途換了四輪傳動的巴士,一路顛簸搖晃至此,路況極差,

行李從架上掉下來好幾次,害我一直噴裝備,

我又必須再一次放空,讓上半身隨著公車自然地左右上下擺動,以免失守,

好幾次我感覺到滿水位已經快到肺部以上,我想起了去年在北北印山岳裡的印度甩尾。

望著一路如同異世界的遍地死寂,我在心裡...

Please reload

Categories
Recent Posts

October 27, 2019

October 10, 2019

September 25, 2019

Please reload

Archive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