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6, 2016

因為聽聞moyale往南到Isiolo 這一段路,治安不是很好,所以昨天一入境肯亞,我就趕緊抓著關口帶槍的肯亞軍人詢問這一段路況,他們說幾年前治安是真的不太好,但是現在完全沒問題,只要避開晚上騎車就好,而且沿途有好幾個檢查哨,村子口都有警察進駐。

雖然有好幾個人掛保證說沒問題,但是剛上路的時候,心裡頭還是有些怕怕的,早上有掮客問我要不要坐巴士去Isiolo時,還真是讓我猶豫了一下,但是經歷過昨天的巴士驚魂後,我發現我還是比較喜歡不受制於別人的旅行方式,單車旅行保留了更多的自由去揮灑。

於是,到最後我還是決定跨上單車,用騎車的方式...

March 26, 2016

關於亞里夫這個朋友,我一直很猶豫要不要把他的故事給寫出來,因為後來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以致於他在我的心中打了一些折扣。

之於他,我的內心充滿了矛盾、衝突的心情,一方面我很感謝他陪伴我一起搭車離開(應該說是逃離)衣索比亞,和我一起面對巴士老大的勒索敲竹槓,一起在漆黑伸手不見五指的小鎮上尋找旅館投宿。

然而,他卻在最後的時候跟我伸手要錢,頓時間,我的心中湧起了莫名的嫌惡感。

那樣的嫌惡感,或許是來自於自己太看重與他這兩天朝夕相處的情誼(又或者說是革命情感),越是在乎,失落越大。

關於亞里夫的身世背景,我也是一知半解,他先說他...

March 25, 2016

從Addis坐大巴士一路向南到肯亞邊境的Moyale需要兩天的時間,第一天下午三點左右抵達Dilla,所有乘客下車、,在這裡休息一晚後,隔天一大早再出發,第二天下午才會抵達邊境。

然而我們這班到Moyale 巴士,因為人數只有10人左右,在發車的最後一刻,我們被併到另外一台往南開到Yabelo 的巴士,抵達Yabelo時,天已經完全黑了,幸好在車上認識另一個也是要去Moyale的衣索比亞朋友,兩個人靠著手機微弱的燈光,抹黑在沒有路燈的村子裡亂繞尋找住宿,似乎也就沒那麼可怕了。

為了併車的事情,一些乘客還跟工作人員群動手拉扯上演全...

March 24, 2016

3/23 (三)早上又付過兩天房錢後,我騎著輕裝的Surly到3公里外的long distance bus station 去買巴士車票,到了哪裡才發現,這裡只賣隔天的車票,而不賣預售票,但是我要買的是後天禮拜五早上發車到moyale的班次,只能隔天再跑來一次。

只是我真的很不想再騎來車站一次,繁忙的街道及水洩不通的擁擠人群,讓我有些緊張,必須繃緊身上的每一處神經,感覺就像騎著腳踏車逛野生動物園一樣,隨時都會有猛獸撲上來似的。

我一共在Baro hotel 住了六個晚上,但是我還是沒習慣Addisd Ababa的步調及衣索比亞的...

March 19, 2016

我住的Selale Lodge就在制高點的峽谷邊,兼作酒吧及餐廳。這裏沒有提供房間住宿,但是可以扎營,一個人是50比爾,老闆說,只要是看得到的,都可以扎營,外頭有圍牆,晚上有守衛戒備,不用擔心。

幸好我將帳篷紮在樹下,夜裡下起了雨,入夜後整個Lodge人去樓空,只剩我跟守衛在這裏過夜。晚上自己煮泡麵來吃,背了一個月的食物,也吃得差不多了,只剩10來包的咖啡、奶茶粉,還有一些在衣索比亞買的小餅乾。

早上起來先煮了奶茶,巡完周遭後的警衛先生,手裏拖著自動步槍坐在我的帳篷外頭,與我相對。我拿出了Zekarias前一天給我帶上路的麵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