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9, 2016

我住的Selale Lodge就在制高點的峽谷邊,兼作酒吧及餐廳。這裏沒有提供房間住宿,但是可以扎營,一個人是50比爾,老闆說,只要是看得到的,都可以扎營,外頭有圍牆,晚上有守衛戒備,不用擔心。

幸好我將帳篷紮在樹下,夜裡下起了雨,入夜後整個Lodge人去樓空,只剩我跟守衛在這裏過夜。晚上自己煮泡麵來吃,背了一個月的食物,也吃得差不多了,只剩10來包的咖啡、奶茶粉,還有一些在衣索比亞買的小餅乾。

早上起來先煮了奶茶,巡完周遭後的警衛先生,手裏拖著自動步槍坐在我的帳篷外頭,與我相對。我拿出了Zekarias前一天給我帶上路的麵包,...

March 18, 2016

我現在的心情很複雜,雖然zekarias很努力地想幫我重建對衣索比亞的信心,卻絲毫沒什麼幫助,我只想直接搭車跳過這一段,希望接下來的肯亞會更好。

那種心情就像是揮出場外的全壘打球一樣,很多事情已經沒辦法再回頭了,就像電視劇說的那樣:「可是,瑞凡!我們已經回不去了......」

早上我要離開旅館時,卻不見Zekarias的蹤影,幫我開大門的人說他去去銀行,要10幾分鐘後才回來,正當我有些落寞的同時,他騎著一台該該叫的24吋小童車出現了,原來,他想陪我騎到城市外頭。 我問他車是哪裡來的,他說是付錢的,5分鐘1比爾,為此,我心頭一震,...

March 17, 2016

在非洲旅行了54天,這是我第一次有種眼淚抑制不住的感覺。

在這趟旅程我有兩件事非常不解,第一件事是感覺非洲這裡的人民普遍不喜歡China(也有可能是指Chinese),埃及、蘇丹尤其是衣索比亞。
在埃及的開羅及沿路的小鄉鎮都沒這種感覺,ㄧ進Luxor,我們就明顯感覺一些來自當地年輕人不懷好意的訕笑,Aswan也讓我們有這種感覺,和在鄉下遇到的親切埃及人真的差很多,讓我們有些無所適從。
在蘇丹,每一個人見到我們,第一句話就是「Hey China !」,每天我至少要應付100次以上,口氣又不是很善意的那種(也有可能蘇丹人說話都這麼簡潔...

March 16, 2016

現在的心情只能用「Wow ! 這一切實在是......」(找不到可以形容的字眼),今天最後的30公里,我腦海中一直想起在Luxsor遇到的Johnason。

Johnason 他剛從衣索比亞、蘇丹過來,到達埃及的Luxsor,我們在青年旅館遇到。我們向他打聽情報,詢問衣索比亞的狀況,我們早有耳聞,令人聞風喪膽,沿路要錢的小孩。
「Wow ! It's......」他搖搖頭,一副欲言又止,到底是有多麼不堪回首,還是超乎想像,而找不到任何可形容的字眼。
空氣彷彿凍結住了,我的心整個懸在半空中,等待著他接下來的答案,交談就這樣中斷了。
...

March 15, 2016

還沒7點我就已經整裝好要上路了,啟程前先到了隔壁的雜貨店,跟顧店的年輕人打招呼說再見,他不僅幫我找到便宜的住宿,還指引我到街上的另一家舖子買3G上網的儲值卡。

說到儲值卡,衣索比亞的手機網路真的超貴的,300MB的流量要價100比爾(Nt 150),扣掉住Bahir Dar的高級旅館的兩天不算,才用4天,流量就破600MB,花了200比爾,氣得我直接把FB、Googlemap跟Safari瀏覽器給關了,只留訊息跟Map.me離線地圖可以使用行動網路。

Sim Card 本身是150比爾,剪卡另外收20,來到衣索比亞的第八天,在網...

Please reload

Categories
Recent Posts

October 27, 2019

October 10, 2019

September 25, 2019

Please reload

Archive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