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6, 2016

關於亞里夫這個朋友,我一直很猶豫要不要把他的故事給寫出來,因為後來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以致於他在我的心中打了一些折扣。

之於他,我的內心充滿了矛盾、衝突的心情,一方面我很感謝他陪伴我一起搭車離開(應該說是逃離)衣索比亞,和我一起面對巴士老大的勒索敲竹槓,一起在漆黑伸手不見五指的小鎮上尋找旅館投宿。

然而,他卻在最後的時候跟我伸手要錢,頓時間,我的心中湧起了莫名的嫌惡感。

那樣的嫌惡感,或許是來自於自己太看重與他這兩天朝夕相處的情誼(又或者說是革命情感),越是在乎,失落越大。

關於亞里夫的身世背景,我也是一知半解,他先說他...

March 25, 2016

從Addis坐大巴士一路向南到肯亞邊境的Moyale需要兩天的時間,第一天下午三點左右抵達Dilla,所有乘客下車、,在這裡休息一晚後,隔天一大早再出發,第二天下午才會抵達邊境。

然而我們這班到Moyale 巴士,因為人數只有10人左右,在發車的最後一刻,我們被併到另外一台往南開到Yabelo 的巴士,抵達Yabelo時,天已經完全黑了,幸好在車上認識另一個也是要去Moyale的衣索比亞朋友,兩個人靠著手機微弱的燈光,抹黑在沒有路燈的村子裡亂繞尋找住宿,似乎也就沒那麼可怕了。

為了併車的事情,一些乘客還跟工作人員群動手拉扯上演全...

March 24, 2016

3/23 (三)早上又付過兩天房錢後,我騎著輕裝的Surly到3公里外的long distance bus station 去買巴士車票,到了哪裡才發現,這裡只賣隔天的車票,而不賣預售票,但是我要買的是後天禮拜五早上發車到moyale的班次,只能隔天再跑來一次。

只是我真的很不想再騎來車站一次,繁忙的街道及水洩不通的擁擠人群,讓我有些緊張,必須繃緊身上的每一處神經,感覺就像騎著腳踏車逛野生動物園一樣,隨時都會有猛獸撲上來似的。

我一共在Baro hotel 住了六個晚上,但是我還是沒習慣Addisd Ababa的步調及衣索比亞的...

March 14, 2016

早上起床突然很有感觸,就開始記錄網誌,因為是用iphone寫的,難免會有錯字或不通順的地方,敬請大家多多見諒。

昨晚抵達Enjabara後開始下雨,而且是大到像梅雨的那種,夜裡斷斷續續下了好幾次。
寫完網誌已過早上9點半,不想夜深了還在路上找地方住宿,加上外頭的雨有一陣沒ㄧ陣的,掙扎了許久,還是決定再住一天,明天一大早再出發趕路。

在衣索比亞騎車有一個原則,就是天黑之前一定要安頓好住的,入夜了還在路上騎車,會發生很驚恐的事情。
中午到街上去吃中餐,在一間小有規模的餐廳吃飯,中午吃義大利麵配兩個麵包,吃完一大盤義大利面跟一個麵包已...

March 13, 2016

眼前的景物不會變,但心境是自己可以調整的。是開心,是不安,又或是憤怒,端看個人。

隨遇而安。

在Bahir Dar的Dib Anbessa 高級旅館休息了兩天後,我又再度上路,迎接今天的「追單車的孩子」。


算一算約六天的路程就可以抵達首都,Addis Ababa,但是接下來要走哪個方向,要坐車還是騎到肯亞邊境,我還沒有確切想法,希望在7月初回台,前提是,如果那時候錢還沒用完的話。


Dib Anbessa ,雙人間付衛浴早餐,一晚是450比爾(Nt 675),網路還算快,一樓是酒吧,二樓有餐廳,餐廳的單價好高,一盤義大利麵是60比...

March 11, 2016

從邊境的metema開始,我花了四天的時間,終於在第四天中午抵達tana lake湖畔城市Bahir Dar。

無庸置疑地,我現在的心情只能用浩劫重生來形容,至於是比較貼近Pi(少年PI的奇幻漂流)還是查克(電影浩劫重生的主角)的心境呢?

我想應該是比較貼近Pi吧!除了要面對無止境的蜿蜒山路,還有調皮搗蛋的小孩外,我還必須跟心中的另一個查理帕克相安無事的共處,以免他控制了主導權。

這四天騎了345公里,爬升超過4200米,比台灣公路最高點的武嶺還要高。

第二天開始,不管是險惡的環境還是調皮搗蛋的中屁孩都全面升級,原來第一天是...

Please reload

Categories
Recent Posts

October 27, 2019

October 10, 2019

September 25, 2019

Please reload

Archive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