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3/16 浩劫重生

March 11, 2016

從邊境的metema開始,我花了四天的時間,終於在第四天中午抵達tana lake湖畔城市Bahir Dar。

無庸置疑地,我現在的心情只能用浩劫重生來形容,至於是比較貼近Pi(少年PI的奇幻漂流)還是查克(電影浩劫重生的主角)的心境呢?

我想應該是比較貼近Pi吧!除了要面對無止境的蜿蜒山路,還有調皮搗蛋的小孩外,我還必須跟心中的另一個查理帕克相安無事的共處,以免他控制了主導權。

這四天騎了345公里,爬升超過4200米,比台灣公路最高點的武嶺還要高。

第二天開始,不管是險惡的環境還是調皮搗蛋的中屁孩都全面升級,原來第一天是新手村,初心者的好運氣只到昨天而已,真實的衣索比亞今天才開始上演。

無止境的陡坡,翻過了一山,才發現有更大的山躲在後頭,蜿蜒曲折的山路纏繞在山腰扶搖直上,幾乎都是在牽車,前面30公里的路,或騎或牽花了5個小時(其中兩個小時是坐在路邊緩和氣息),今天爬升近1600公尺,海拔已經超過2000,一岀了Aykel市街,是最短路程的最高點,看到一望無際的丘陵莽原,有如浩劫重生,差點喜極而泣。

擋在路中間攔路要錢的小孩比例也越來越高,要不到錢還會丟石頭,拿著平常打牛打驢的棍子追趕,作勢嚇你,甚至從後頭扯你的行李及貨架,有好幾次為了閃這些小孩,差點失去重心跌倒。緊張、不安、憤怒在第三天達到臨界值,我也不甘示弱地回應,衝突只在一線之隔,一念之間。

原本聽起來很可愛的「you you you ! 」「弗朗基 弗朗基 弗朗基」聽了500遍後,現在一想起來就像魔音穿腦,令人背脊發涼,到後來我覺得自己已經產生幻聽了,連路邊的山羊、烏鴉叫起來的聲音,還有輪框煞車聲都像在you you you。 原野上到處都有小孩散佈在其中,尖叫聲不絕於耳,而且還是360度立體環繞音效,一路上村落的密度非常高,大概沒10幾公里都會有一個小聚落,進入村子前,我總是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般的戒慎恐懼。

第二天傍晚我就把自己藏在石頭跟樹叢之中,等待天黑來臨。心想只要天完全黑我就贏了,到時就可以鋪上睡墊躺平睡覺,興奮的心情比小時候玩捉迷藏還刺激。沒想到這裡是羊道的捷徑,牧民傍晚回家都是走這一條。我躲在樹叢後監視著眼前的一舉一動,第一個肩扛著棍子的小孩似乎發現了什麼,往我這裡不停的打量張望,我在心裡頭不斷地重複「不要走過來!不要走過來!不要走過來!」,看到他轉身離去,我真的鬆了一口氣。

然而沒多久又經過了第二個牧牛的村民,這次是一個大人,我們四目相交,為了先釋出善意,我走出草叢與他握手打招呼,還是熱情的握手再肩碰肩的那種,他說晚上這裡很危險,還做出開槍射擊的動作,我完全聽不懂接下來他說了什麼,猜測是邀請我到他家借宿一晚,於是我就乖乖地跟著他們的牛群,被他們撿回家住了。

在被you you you 疲勞轟炸一天之後,第三天我又找了高壓電塔站借宿,花了一點時間與駐紮的警察溝通及說學逗唱,終於獲得首肯。這一天騎了110公里,爬升超過1300公尺,為了把握白天騎車的時間,在路上都只有吃餅乾喝可樂,晚餐很開心的煮了義大利麵、咖啡還有紅茶,很久沒有這麼放鬆了,四週都有圍牆的感覺真好,雖然還是可以聽得到外面屁孩鬼叫的聲音,但是有警察睡在旁邊感覺就是不一樣,突然間我覺得自己很像是漫畫進擊的巨人裡,躲在圍牆裡的人類,外頭到處是遊蕩的巨人們。我開始明白,為何這些人寧願窩在圍牆裡,也不肯到外頭去。

另一方面我想到了關在動物園裡的獅子老虎,以前覺得這些動物好可憐,現在我倒想關在鐵籠子裡好好睡上一覺。

第四天只有短短的70公里,除了地形偶有波折外,幾乎都是長下坡,不知道是不是接近大城市的因素,感覺騷擾的小孩比例變少了。 想到接下來就可以找一間高級旅館,把自己關在房裡休息,心情就特別開心,還有心思跟路上的小孩you來you去。

後來我發現只是想打招呼的小孩,頂多衝到家門口就停下來,遙遙相望揮手。

而會衝上路邊來的,有一部分只是把伸手要錢這件事當成一種跟外國人互動的遊戲而已,於是我也伸出手來,對他們喊「you you you money money!」,這些小孩反而會愣在那裡,突然覺得他們不知所措的表情,天真無邪好可愛。


而有些3、4歲不到的小小孩就連上坡牛步的大卡車、遊覽車都追趕,這麼小年紀的孩子,怎麼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只是在這樣的追趕遊戲當中,並沒有人真的得益,只是增加遊客跟當地人的緊張及不信任感,不僅有可能造成別人受傷,也可能危害到自己的生命,看到一些媽媽唆使小孩爆衝到路中間伸手要錢,我驅車經過時,心裡是五味雜陳。

倒是有些年紀較大的長者會驅趕這些小孩,不全然所有的大人都默許這樣失序的行為。

。。。。。。

直接插在路中間的就不用說了,肯定是來找碴的,一手還拿著一公尺餘長的牧羊棍,我想到discovery的電視有介紹過,有些野生動物在爭奪領地、交配權時,會橫著身體面向敵手,示意自己的體型比對方強壯,要對方不要輕舉妄動,不到緊要關頭,不做流血衝突。

於是我不顧炎熱的天氣,將頭巾拿掉,露出兇惡的表情,徵於色且發於聲來處理這些惡意的騷擾,進Bahir Dar城市前,我甚至連安全帽、帽子都拿掉了。

如果長滿鬍渣的臉,可以像獅子的鬃毛那樣讓自己看起來比較有威嚴又具有威嚇對方的效果,那我就決定到好望角都不刮鬍子。

當然,就算拔了我的鬍鬚,失去的頭髮也不會找回來,別再相信沒有根據的謠言了。

 

 

來了!來了!從山坡上拿著棍子衝下來了

 

 

 

 

 

 

 

 

 

 

 

 

 

 

 

 

 

 

 

 

 

Please reload

Categories
Recent Posts

October 27, 2019

October 10,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