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4/03/16 Mr. Negera

March 24, 2016

3/23 (三)早上又付過兩天房錢後,我騎著輕裝的Surly到3公里外的long distance bus station 去買巴士車票,到了哪裡才發現,這裡只賣隔天的車票,而不賣預售票,但是我要買的是後天禮拜五早上發車到moyale的班次,只能隔天再跑來一次。

只是我真的很不想再騎來車站一次,繁忙的街道及水洩不通的擁擠人群,讓我有些緊張,必須繃緊身上的每一處神經,感覺就像騎著腳踏車逛野生動物園一樣,隨時都會有猛獸撲上來似的。

我一共在Baro hotel 住了六個晚上,但是我還是沒習慣Addisd Ababa的步調及衣索比亞的呼吸,我想到了2014年到印度騎腳踏車的事情,剛抵達新德里的頭三天也是相當的緊張及不安,到了第四天後,才開始習慣跟當地人相處,敞開心防,漸入佳境。

這一次情況比較特殊,適應的陣痛期似乎長了一些,好不容易敞開的心防因為一些事情又封閉起來,住在Addis的這幾天哪裡都沒去,都待在旅館裡頭,頂多只到對面的Wutma Hotel 附設的餐廳吃飯。

我後來深深認為一個人騎車跟有伴同行的感覺真的很不一樣,雖然一個人騎車很自由,想停就停,想休息就休息,想拍照就拍照,另一方面也因為極度孤獨的關係,更珍惜每一次與人相處結善緣的機會,這趟旅行也因為這些萍水相逢更加完整。

而在有同伴的情況下,你會不自覺都跟同伴說話相處,反而失去了很多與當地人或不同層次的人們認識的機會,但是有人陪伴的情況下就會有種放心的感覺,不用時時保持戒備,一個人騎車總會遇到分身乏術的困境,就算發生不如意的事情,也會如同浮雲般的風淡煙輕。

這讓我想到在集訓隊時,總是有100多位的弟兄陪你一起受罰,一起正拳掌上壓,一起在10來度凍到刺骨的天氣下泡水離開,看著別人也是掛著兩行鼻水,原本鋼杯滿滿的薑湯抖到剩半杯不到,一切的苦,好像就沒那麼痛苦了。

。。。。。。

幾番掙扎後,我決定付一點跑腿費,委託旅館的Negera禮拜四再跑一趟,代買moyale的車票,後來一共花了290比爾。(票價是231)

Negera說,巴士是早上5點半離開,至少4點半就要出發準備,那時天還沒亮,城市還是一片漆黑,一個人騎著掛滿所有家當的單車去車站實在太危險了。

雖然只有短短3公里左右的距離,我還是決定聽從Negera的建議,安排一台計程車載我過去。

一切完全為上,若是發生什麼意外,就要提早收工回家了,得不償失。

 

 

 

Please reload

Categories
Recent Posts

October 27, 2019

October 10, 2019

September 25, 2019

September 8, 2019

September 6,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