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喜工作室

April 21, 2017

回想這一個月來發生的種種, 感覺生活就像是被快轉10倍似的,真的發生了好多事,即使是現在,我還是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3月12日那天,我上台北參加旻翰的分享會,(關於旻翰的認識,又要寫一大篇了,再找個時間寫他的故事,當作5/20「台灣人日本一週中」分享會的開場介紹)

 

前一天才剛結束寒假花東行的成果發表會,晚上是我跟熊文毅的Men’talk(當然,飲料是一定要備的。)

 

有一段時間,我常常耳鳴,頻率高到我覺得很不正常,趕緊上網查查是怎麼一回事,應該是壓力太大所造成的,回想這一段時間以來的蟄伏、等待與跌跌撞撞,應該是這個原因沒錯。

 

有一天我看著鏡子的自己,突然發現兩鬢多了許多白頭髮,才驚覺自己剛過了35歲的生日。

 

古人說「三十而立」,那麼接下來的我該往哪走?該去什麼地方呢?

 

瞥眼看到的加油站徵人廣告,卻讓我忍不住駐足,多看兩眼。

 

我故意把Facebook的生日通知關掉,當林翰傳訊息來時,著實還讓我嚇了一跳。

 

不知道是從哪裡看來的,它說,很多偉大的搖滾樂手,都殞落於35歲,SRV、Hide........等,35是個具有魔性的數字。

 

當然我很幸運的還在這裡。

 

「每一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一定有其理由的,或許現在還不知道是什麼,但是我必須找到它。」

 

這是我這一陣子常跟自己說的話,甩甩頭試圖擺脫那些又被佔領的不開心念頭。

 

我告訴熊文毅:

 

我很小的時候(大概是小ㄧ還是小二的年紀),有ㄧ天一個人在家裡,我突然莫名的惆悵了起來。

 

只因為我意識到關於「死亡」這件事。

 

一想到有一天我們都將不在了,我就不自覺地發抖,感到很害怕。

 

。。。。。。。。。。。。。。。。。。。。。。。。。。。。。。

 

 

在接下來的十幾年裡,我常常有意無意地想起這件事。

 

村上春樹的書「挪威的森林」,裡面提到:

 

「死不是生的對極,而是以另一種型態存在在人們的心中。」

 

挪威的森林是我最喜歡的一本書,沒有之一。第一次看是國中畢業的那一年暑假,那時還太小,書中所描述的很多事情,我們還無法參悟其中。

 

然而幾年後再看這本書,每每都讓我感動不已,每次看都會有不同感觸。

 

開始懂了,很多事情。

 

「經典」是不會因為物變星移而有所不同。

 

我又告訴熊文毅,我曾經看過一段話,它說:

 

一個人什麼時候才算是真正的死去?

 

當一個人被這個世界遺忘的時候。

 

很幸運的這一年裡,我還沒有被這個世界遺忘,還有許多因為單車旅行而相識的朋友,不辭辛苦地騎了幾十公里的路,從台北還有其他地方跑來我觀音的家中找我喝咖啡聊天。

 

我又再一次的告訴自己,「每一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一定有其理由的。」

 

這就是我存在的意義。

 

當初在流浪的途中,這些半瞇著眼強忍著睡意所記錄下來的文字及照片,讓我結交了許多單車旅行的同好。幸好還有這一切。

 

子曰:「德不孤,必有鄰。」

 

聽完了旻翰的分享會,打過了幾聲招呼便離開,期待下次聚首。我開著車準備回到桃園觀音家中。

 

在猶如雲霄飛車般地360度大迴旋的五股交流道上,不知為何地,我突然想到阿憲老師在找人分租工作室的訊息。

 

其實我早在一個月前就看到這個訊息了,只是在當下,第一念頭就覺得這應該要不少租金吧?目前的我實在沒有能力再增加額外開銷,我告訴自己我做不到。

 

然而我沒想到,這個不小心種下的種子卻在這個時候萌芽了。

 

我告訴自己,不能說「我做不到」,而是要去想「我怎麼做到」,我一直跟自己的學生說,要勇於嘗試、探索自己,一切都是做中學,怎麼自己卻在緊要關頭還沒嘗試就退縮了。

 

我拿起了電話打給阿憲老師(開車中當然是免持聽筒),毫不拖泥帶水地就約了一個小時後去汐止看工作室。

 

然後事情的發展就像你們現在看到的這樣,突然間就多了一個「楊政ㄒㄧㄢˋ和阿拉喜的工作室」(笑)

 

「就是它了!」

 

這是我看到工作室的第一眼印象,那一晚我馬上就決定要承租下來。連夜搬家,然後隔天就付清三、四、五、六月的房租。

 

我是在開車往返汐止及桃園的搬家路途中,才去想接下來這個空間要怎麼運用,眼前的路才越來越明朗。

 

很多時候,關於愛情跟夢想,往往我們需要的,只不是一點點奮不顧身的勇氣。

 

透過謝生傑的介紹,後來也很幸運的找到在實踐大學的兼差,可以先平衡店裡基本開銷,創業初期收入不穩定,是相當正常的。

 

隔壁早餐店阿姨,聽到我就睡在店裡的地板,馬上就拿出壓箱寶,高級的躺椅借給我使用。

 

4月就迅速地辦了一場鐘聲橫跨歐亞的分享,旻翰、ILin、小雨一早還來幫忙準備,然後突然就安排好五、六、七月的分享會的講者。

 

還接待兩個來自於海外的車友Pheobe與Siew,聽到更多的旅行故事,然後對中雅帕米爾公路又生火了~~

 

感謝阿憲老師一家人,提供了這麼好的場地來延續我的夢想:林翰常常跨海連線,與哥談心事:還有泳哥常準備飲料跟我促膝長談,在我閉關準備領隊考試的時候給我地方住;Gong大哥三不五時會打電話來問問我最近近況,並且給了很多指引........還有很多很多朋友。

 

感謝我的家人以及我女朋友的家人所給予的支持。

 

當然,我要謝謝都沒領薪水的小幫手Jessie,雖然我曾經懷疑過自己的價值,但是我知道,你相信這ㄧ切。

 

最後我要感謝靖宇及蛙不停這一切。

 

千言萬語不抵感謝這一切。

 

這一路上,得之於人太少,出之於己太少,要感謝的人太多了,

 

那就,繼續奔跑吧!

 

(要標的人太多了,那就不標了!)

 

最後哥要說的是:

 

哥想做的是有文藝氣息的咖啡廳,怎麼來訪的都是帶酒跟下酒菜來呢?

 

連續三天都有不同的車友帶「黃粒紅」來,你們該不會是串通好的吧?

 

謝幕~

 

 

 

 

 

 

 

 

 

 

 

 

 

 

 

 

 

 

Please reload

Categories
Recent Posts

October 27, 2019

October 10, 2019

September 25,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