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奔跑吧!阿拉喜!Run!Alashi!

March 25, 2017

在非洲旅行的時候,因為一個人寂寞,我又開始愛玩起自拍。

 

大辣辣地就把相機擺在路邊實在太招搖了,我總是將相機跟腳架放得離馬路遠遠的,幸好我有帶長望遠鏡頭,遠拍不是問題。

 

只是要在10秒內,從相機處狂奔帶殺聲地,回到定點就位。記得,第一次在北海道騎車時,就常常做這種事情,惹得身邊的遊客,投以「WTF」的表情注視。

 

那時,網路社群Facebook還不是這麼發達,只能在我自己的網站,得知我現在騎到哪了?在做些什麼?遇到了什麼樣的事情?朋友或是朋友的朋友常會這樣疑惑:

 

他不是一個人旅行嗎?誰幫他拍的啊?

 

(當然是我手刀狂奔幫自己拍的啊!)

 

尤其是在海拔動輒四千、五千的青藏公路上狂奔時,真的是要去了半條命,不趕快吸個倆口氧氣瓶不行。

 

剛開始自拍時,還傻傻地每拍一張照,就來回手刀一次,查看完相片,不滿意重新來一次,一張精心安排(裝模作樣)自拍照就要花上半小時以上。

 

自拍的功力駕輕就熟後,加上手邊的相機也逐步升級(其實是設備的折損率太高),就改成「三秒間隔連拍」,只要跑一次,到定位後心裡默數1、2、3,然後再換POSE。

 

冰島的極光與小人照就是這樣一邊流著鼻水拍出來的。

 

今天偶然翻到這張漏網之魚,是我在蘇丹大沙漠發現Magic Car拍的,照片的當下,我正狂奔回到相機處,結果就被鏡頭捕捉下來。

 

一開始對這張照片沒太大感觸,整理非洲照片時總是匆匆一瞥,對我而言,它只不過是一張拍壞了的照片。今天再看到時,卻有很不一樣的感觸,大概是很符合這一陣子的心境吧!

 

「很多時候,在事情發生的當下,我們還沒辦法去瞭解這件事所伴隨而來的意義為何,不管是開心還是難過的事。」

 

電影三個傻瓜說:「All is well!」

 

相信,一切都會很好!

 

一切都只是過程。

 

只是,我們需要時間去沈澱眼前發生這一切。

 

 

。。。。。。

 

 

前一陣子,偶然翻到侯文詠的一本新書,自介裡輕描淡寫的幾句話,卻讓我心頭一震,久久不能自己。

 

書中寫道「醫學博士,曾榮獲省新聞處短篇小說首獎,目前專職寫作。」

 

(大致是這個意思,原文請參照原著作)

 

而後,我常常有意無意地想起這段話,心裡頭一直有個漣漪在盪漾。

 

這一年以來,常被朋友問(通常不是直接問我):

 

阿拉喜現在在做什麼?

 

(連鹹酥攤的阿姨都好奇我現在在作什麼)

 

對啊,我現在到底在做什麼? 我也不由自主地反問自己。從非洲回來後的這一年,我到底在做什麼?

 

對我自己的意義又是什麼?隧道的盡頭會是什麼?有時候真的會懷疑很多事情。

 

然而,雨過總會天晴,柳暗總會花明。

 

我想,生命總是會找到出路的。

 

就像我2010去縱斷日本,出發前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只是後來很幸運地知道自己不想要什麼。

 

縱斷日本的網誌也停了好久,6年後才補上最後幾篇。接下來,也該是把縱斷非洲的故事做一個結尾,再開個分享會做個完整交代。

 

每次做分享會,都要寫一大段話介紹自己,不然主辦人都會很擔心沒辦法達到宣傳效果。

 

我想,關於阿拉喜在做什麼,應該不用再多做介紹了,網誌裡都寫很多了,我還是走在單車旅行這一條路上。人生總會有轉彎,但是我們確實一直走在同一個方向,只是還需要默默耕耘,希望有朝一日,只需要一句話自介就好:

 

我是阿拉喜,我喜歡單車旅行!我們還在旅途中!

 

最後,我想感謝很多人,實在是不習慣在FB一一道謝,希望你們明白,我很感謝這一切。

 

原本只是看到這張照片覺得很有趣,沒想到又落落長寫了一堆。

 

又看了電影「翻滾吧!阿信」,真的是一部很棒的本土電影。總之,就用這句話來結束這一回合。

 

那就,奔跑吧!阿拉喜! (比阿信多一個字,贏了!)

 

Run!Alashi!

 

 

 

 

 

Please reload

Categories
Recent Posts

October 27, 2019

October 10, 2019

September 25, 2019

September 8, 2019

September 6,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