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的金臂勾,蓄勢待發

September 24, 2015

一個粗暴的聲音劃破寧靜的深夜湖畔,同時用力地拍打著我的帳篷,

我從睡夢中驚醒,不由得瞬間滿載,怒火中燒,下意識用英文回應「What's wrong with you ?」

那個聲音仍然粗暴地喊道,你的登記標籤呢?

我拉開帳篷,是白髮蒼蒼的營區管理員老爺先生,

他是這裏的地主,整片倚傍在湖畔的山丘都是他的,包括白天在蔥鬱草原裡恣意遍佈的咩咩羊群,

農莊裡還有一輛精美復古,很像Elvis那個 6、70年代的黃色老爺車,

及一輛新式的農用貨卡,常出現美國好萊塢牛仔鄉村場景的那一種。


我早該猜到是他,

從住進的第一晚,我就感覺到很詭譎的氛圍,來到冰島滿一個月了,

住了將近20個營區,這是我第一次有這種感覺,有別於其他。


營區裡到處貼著告示或是牌子,像是「這裏的水龍頭只能洗餐具」、「那裡的水龍頭只能洗臉」、

「廁所不能晾衣物」、「凌晨12點到早上8點,餐廳要淨空,尊重其他人的休息」、

「請在中午12點前check out ,不然會收取再一天的露營費用。」「若是被發現沒有登記,將會被收取額外的費用。」


營區裡沒有任何一個插頭,需要充電的話要將電器交付給櫃台,一個設備充電是100元冰島幣,

木頭櫃子裡每一個插座都有號碼,付完錢還要領取對應的號碼牌。

有別於冰島人的隨性,這裏多了幾分嚴謹,讓我一住進來就備感壓力。


住進來的第一印象真是糟透了,抵達的夜裡下著綿綿細雨,

充當廚房及交誼廳的大帳篷不僅沒有電燈還四處漏水,黑壓壓的一片,

裡面的每一桌旅人都緊挨著自己帶來的營燈照明,倒有幾分羅曼蒂克的情調,如同享受燭光晚餐一般。


連電爐都沒有,用的是傳統的瓦斯爐,除了要用打火機點燃外,還要搭配特殊的手感,

按鈕用力壓下,再逆時針轉到7點鐘方向,等個20又1/4秒,(再加個咒語芝麻開門 就固若金湯沒有破綻)

幸好有其他早到的旅客提點,不然全身濕透發抖的我們就要乾吃方便麵了,

火還是其他人幫忙點的,我們用的是電子式登山用爐頭,連打火機都沒有。

他們說「this stove just a little strange !」


待在裡頭,聽著外頭的雨無情地敲打著大帳篷,風吹得啪嗒啪嗒作響,雨水順著邊緣的柱子滴落,

望著滴在桌上的小雨,我恍然大悟,難怪我們現在坐的位子都沒人要坐。


淋成落湯雞的我們無處可去,勉強選擇在這裡搭營。

我們褪下了濕透的衣物,用黑色垃圾袋裝成一袋,

在風雨中緊急搭起帳篷,然後趕緊躲在裡面躺下,

伸長了耳朵監聽著外頭風雨肆虐,漆黑地像是可以吞噬一切萬物的深夜是如此的漫長。


隔天一大早,我迫不急待的跨上了surly直奔另一個2公里外的營區去巡視訪價,設備差不多,

也是大帳篷式的餐廳,登記的小木屋還有附設吧台式的桌椅,而且還有免費wifi,費用一個人一晚是1500元冰島幣,

比我住的便宜100元,充電也是一件設備100元,但是餐廳有插座,大家都在那裡充電,

而且還有熱水瓶可以煮熱咖啡,省去了憑手感背口訣的麻煩。


然而,多方評估後,我們還是在原來的營區連住三晚,除了離超市近補給方便外,

最大的原因還是緊鄰湖畔的這個營區實在太美了,我很想拍一張有湖面倒影的極光照片。


思緒回到眼前的老先生,依舊重複著「你的登記標籤呢?」

我指著地面上綁在營繩上的標籤說「第一件事,你早上10點已經過來確認一次,你也看過說沒問題,

第二件事,我們已經熄了燈睡著了,我們住了三晚,每天早上都有準時登記。」

You are perfect ! You are right ! 只是這裏有太多人想要規避費用偷偷紮營。

他一邊看著手錶一邊又小小聲地喃喃自語,時間差不多了,我應該要餐廳裡的那些人小聲一點。


他頓時像洩了氣的氣球,一臉滿懷愧疚手足無措的表情,

一時之間,我突然覺得眼前這位身材高挑的老先生,竟若同犯錯挨罵的無辜小男孩般弱小無助。

讓我想起了電影「接觸未來」裡,William Fichtner演的一位盲人科學家克拉克。


我趕緊安撫他失落的心情,沒事了,沒事了,確定有登記過就好了,你也早點休息吧。

説完,他就離開,往其他帳篷走去,

然後拿著手電筒,繼續一一檢查散落在整個湖畔邊的彩色帳篷周圍。


外頭的氣溫只有5度不到,看著他獨自巡視整個營區的身影。

我不禁在想,擁有這令人稱羨的家產,擁有這一整片湖光山色的美景,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

還是,痛苦的不是這些有形的事物,而是用什麼樣的內心世界去看待這些。


被這麼一攪和也沒了睡意,就當做被叫醒看極光吧!

我望著帳篷外頭發呆,天空真的出現輕舞飛揚的星夜簾幕。

我趕緊拿出相機腳架,換上新的電池就位。

還在擔心另一顆電池完全沒電了,不夠拍怎麼辦?

結果這瞬息萬變的輕舞極光只維持20分鐘不到,瞬間風雲變色,只剩下霧茫茫的一片。


收起裝備,開始打起這篇網誌,現在是冰島時間凌晨5點,台灣時間下午1點,

睡意捲土重來,哥真的要睡了,再來敲門說要收房租、收水電網路、收NHK費用的,

哥就要給他長州力金臂勾外加齁溜肯。

 

 

 

 

 

Please reload

Categories
Recent Posts

October 27, 2019

October 10, 2019

September 25, 2019

September 8, 2019

September 6,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