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3/16 開始數饅頭

March 16, 2016

現在的心情只能用「Wow ! 這一切實在是......」(找不到可以形容的字眼),今天最後的30公里,我腦海中一直想起在Luxsor遇到的Johnason。

Johnason 他剛從衣索比亞、蘇丹過來,到達埃及的Luxsor,我們在青年旅館遇到。我們向他打聽情報,詢問衣索比亞的狀況,我們早有耳聞,令人聞風喪膽,沿路要錢的小孩。
「Wow ! It's......」他搖搖頭,一副欲言又止,到底是有多麼不堪回首,還是超乎想像,而找不到任何可形容的字眼。
空氣彷彿凍結住了,我的心整個懸在半空中,等待著他接下來的答案,交談就這樣中斷了。
如今,走過了埃及及蘇丹,在衣索比亞旅行第九天,我終於能完全體悟到他憂愁滿面的「Wow ! It's......」代表什麼意思。如果有人問我衣索比亞印象是什麼,我想,我也會是同樣表情跟同樣答案。
「Wow ! It's......」

今天騎的Demebecha到Dejen這段路,路上遇到的幾乎都是惡意的騷擾,要不到錢(應該說搶劫),就辱罵、訕笑、拉扯,還有丟石頭,今天我終於被丟中一顆石頭了。
有的還會連珠炮的魔音傳腦「money money money ........」x 20次
實在忍不住了,兩次對著不同小孩的父母親大聲斥責,你怎麼可以放任你的小孩在路上勒索要錢,上帝會以你為恥。今天被攻擊的次數絕對不只這些,還跟一群青少年大眼瞪小眼,都快在街上打起來。
Wow ! 態度惡劣到好像我欠人家幾百萬會錢沒還,不拿錢出來,就要揍我一樣。
在爬坡爬到幾乎要斷氣的情況下,又毫無間斷地(可以說是無縫接軌)遇到這些激進的村民,我真的很想把車子靠在路上,好好跟他們打一架,想要錢先打贏我再說。
情況實在很緊繃了,今天一整天只好都用「漠視」的方式來處理所有的村民。

衣索比亞的屁孩幾乎都會講「where are you go ?」雖然發音很不標準,勉強還是聽得出來在講什麼。
接著就開始接「money money 」,原來第一句話只是發語詞,無義,跟台灣的國罵是一樣的道理。
這真是讓我又好氣又好笑,只有第二句的「money money」才是重點,我到底是該回應,還是不該回應,兩難啊!最後只好通通無視。
見我無視,這些屁孩又更加變本加厲地鼓噪。

不知道是不是離觀光大城市很遙遠,觀光客很少的關係,這裏的人民對慾望的表達非常的野蠻及直接,要不到錢就惡言相向,嘲諷,甚至動手捉弄。
面對獨行的單車旅行者,這些村民(已經不只是屁孩而已)的「惡意」也更加肆無忌憚。
另一方面,對獨行的我來講,我也不得不建立很強大的防衛機制,不野蠻凶狠起來不行,這是一種惡性循環,彼此的關係只會愈來越糟,乾脆直接到下一個國家。
經過了今天這次,我決定了到首都後休息個幾天就直接跳關,坐車到肯亞邊境,再這樣搞下去,真的會爆發肢體衝突。

一路上,我已經開始在過著數饅頭的日子,開始算還有幾天就抵達首都Addis Ababa。
離首都還有236公里,再騎三天,一切就告於一個段落。加油!撐下去!

 

小酒館的年輕人

昨晚住在Demebecha小鎮上的小酒館

酒館外觀長這樣,一進小鎮就在左手邊

才剛起床的Demebecha小鎮

自原野狂奔而至的小孩

平常看起來還沒可愛的,這個村子的小孩比較淳樸些

早上一大堆人去市場趕集

在一個小鎮後又是長下坡,衣索比亞的路都很不乾脆,上上下下的

當地的小教堂

看到非常震撼的一幕,幾隻野狗在啃食牛的屍體

一大群禿鷹在一旁虎視眈眈

一個小孩插在路中間熱烈歡迎我來

有時候牛、羊也會插在路上

一個長下坡離開Debre Markos大城市,接著又是很不乾脆的起起伏伏

 

 

 

Please reload

Categories
Recent Posts

October 27, 2019

October 10,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