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Takashi Alashi

2016 縱斷非洲|32.感謝阿拉

現在的我正躺在Eplahin家的庭院裡仰望著滿天星空,因為越來越接近赤道的關係,北極星幾乎都要貼近地平面了,拜神通廣大的app所賜,今天認識了新的星座-大蛇座。


早上8點我離開住了五天的青年旅館,Mark特別陪我走到青旅外頭,目送我離開。他和朋友-John兩人騎越野摩托車也是要縱斷非洲,只是起終點相反,他們是由最南的好望角開始騎,一路往北。


離開城市的路總是錯綜複雜,一度走錯路,走到柏油路都不見,眼前只剩土路,才驚覺走錯路了,趕緊打開map.me定位導航,手機網路真的好方便,完全回不去,實在很難想像以前沒辦網路,旅行是怎麼活過來的。


往南會有兩條路可供選擇,尼羅河右岸的住家比較少,補給點少得可憐,而左岸的路幾乎是貫穿許多村落而行,一路上完全不必擔心補給的問題,只要想停下來,到處都買得到可樂。


兩條路在Wad madani彙整成一條,直達衣索比亞的關口。 倒是我走的左岸這條車流量很大,遊覽車、大卡車川流不息,這條很有趣,非常的寬,大概有六線道這麼寬,但是只有中間的兩線道是柏油路,其他都是土路。


為了確保安全,原本我是騎在慢車道的土路上,但路面實在太顛簸,不知道是太久沒騎車不習慣,還是路面的軟沙造成,後輪一直左右搖晃打滑,好幾次我都差點跌下來,最後索性騎上了柏油路,幸好蘇丹的駕駛都很有友善,不會狂按喇叭或逼車,經過我時都繞道而行,對向的車也會閃黃燈示意。


喝了第六隻可樂後,在下午接近四點時,抵達100公里外的Al Kamilin,因為想多趕一下路,這樣接下來幾天會輕鬆一些,於是我繼續前行,沒想到身體開始出現不適的警訊,口乾舌燥、噁心反胃、注意力不集中,甚至打起寒顫,我在40幾度的高溫下騎了一整天,又沒有避開中午最熱的時間休息,我想大概是中暑了,真的有種「哥,不行了!」的感覺,開始尋找能喘一口氣的陰影處,幸好才騎10公里就找到一家加油站,遠遠看到眼淚都要飆出來了。


我一停好車,趕緊上前跟躺在床上看報紙的人打招呼握手,並用豐富的肢體語言告訴他,我現在頭昏腦脹了,想借個地方休息一下,沒想到他馬上搬出了床跟毯子,說今天可以睡在這裡,我又拿出了一把椰棗分享,賓主盡歡,這個收留我的人叫Eplahin。


晚上Eplashi的爸爸在電話裡聽到了我的消息,強烈邀請我到他們住宿一晚,他說這是阿拉的教誨,要對遠道而來的朋友熱情招待,怎麼可以睡在加油站裡,我先委婉拒絕,因此這裡的星空實在太美了,而我又好想享受這自由自在的氛圍,Eplahin很勉為其難地再打給爸爸,後來電話轉給我,爸爸的第一句話就是很標準的英文,聽到「我很高興見到你,朋友!」我馬上臣服了,如此熱情的邀約,我又何必堅持什麼。


掛上了電話,我開始收拾行李,Eplahin也準備打烊,結算今日款項,關了加油台的電源,我們坐上了嘟嘟車,前往Eplahin的家。 栗城史多的書裡,有一個章節是「一切盡是感謝!」我的心情如是。


Eplahin的爸爸Mustafa說「一切感謝阿拉!」 望著整片星空,在闔上眼結束今天之前,我要說的是「一切感謝阿拉!」


shukraan Alllah شكرا الله


Eplahin Mustafa farther Huli Mustafa Huli house


01.左邊是Mark,右邊是比較不多話的John。

02.他們兩個也是縱斷非洲,從好望角開始。

03.出城的路總是錯綜複雜。

04.一度騎到柏油路都不見了。

05.令人老淚縱橫的石子路。

06.經過了一區土房子,小孩子都在垃圾堆裡找東西。

07.還騎到不知名的小路去了。

08.只有中間的雙線道是柏油。

09.在一家雜貨店休息。

10.要我幫忙拍到的當地人。

11.看到百事的箱子放在門口,就知道有救了。

12.這個穿藍衣服的更有趣,還去洗了把臉,再請我拍照。

13.在頭昏眼花之際找到一家加油站。

14.蘇丹和埃及一樣,當地人都會用電火布幫腳踏車美容。

15.Eplahin很熱情馬上變出床墊跟薄毯。

16.他就躺在兩個站的中間看報紙。

17.躺在加油站看星星也是很特別的經驗。

Σχόλια


Categories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