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晴了,五味雜陳

September 9, 2015

冰島的雨都是很細很細的那一種,透過窗戶望外頭看去,還以為放晴了,

一走到外面卻還是風雨交加,嚇得趕緊躲回溫暖的交誼廳。


今早還真的放晴了,溫暖的陽光映入室內,刺眼地一度讓人睜不開眼睛。

難得晴天了,卻感覺不到姐的開心,因為昨天我們就協議好要用搭車到下一站,

出太陽,就表示要上路騎車了,姐表示「老天又跟我們開玩笑」,

幸好沒多久又開始下雨,我們只好(很無奈地)依照原計畫坐車。

早上吃得非常豐盛,做了熱狗,還煎了羊排,連麵包都是烤過,暖呼呼的。

VIK的露營區有烤箱、烤麵包機、熱水瓶。

一個外國女孩走向我們,問我們有沒有「PEN」?

這個時候要筆做什麼?見我們一頭霧水,後來她又做了搖晃鍋子的動作,原來她是要借平底鍋。

趁著收拾帳篷的空檔,我跑到了後頭的小山丘拍照,VIK是個沿海的小鎮,遠遠望去就是一望無際的海。

滔滔白色的浪花,從營區就可以聽到海浪的聲音,遠方孤立的岬,是我們原先要去的黑沙灘,

從VIK回到黑沙灘還要翻過兩個山頭,只好含淚說再見,期待下次再相逢。

我們在10點不到,就牽車抵達路邊的N1加油站,先去旁邊的ICEWEAR看看紀念品。

裡面的毛衣服飾都是在地生產,透過玻璃窗就可以紡織工人正在趕工中。

一樓的紀念品跟景點看到的都大同小異,倒是二樓整層的戶外衣物裝備蠻吸引我們,在台灣買也沒有便宜多少。

看到了許多遊客去逛瀑布都會有買的小飛俠雨衣,一件價錢是1990元,大概是台幣500元,

全黑色,雖然是塑膠做的,但是看起來質感不錯,雨衣背後還有畫上大大的冰島圖案,

這是我這幾天以來唯一後悔沒買的東西,除了走路健行很實用外,

也挺稀有的,其他店都沒看過,只能回到雷克雅維克在碰碰運氣了。


看完紀念品,我們跑去了加油站附設的便利商店喝咖啡,一邊等巴士來。

往返REYKJAVIK 經VIK 抵達 HOFN的巴士,一共有兩家,分別是12號及51號。

黃藍車色的51號還不到11點就到了,看到巴士後頭掛的攜車架,就知道單車沒問題,一定可以上。

巴士ㄧ靠站,我趕緊上前詢問搭車事宜,司機說是往HOFN的沒錯,但是他要休息了,時間快到了,才能準備上車。

我先將車上的行李都卸下,空車掛在攜車架後頭,雖然是第一次使用,但是方法大同小異,難不倒我。

在冰島旅行,什麼事都是自己處理,就連信用卡,都要自己刷,自己看價錢,按下確認鍵,

賣場的人員似乎也不太負責諮詢的事宜,感覺就是自已看喜歡什麼,就買什麼,不知道價錢就自己拿商品去刷條碼查價格。

就連單車上巴士,也是自己上架綁定,我喜歡這種靠自己處理,自食其力的感覺。

自己沒綁好,出事了就是自己負責,在台灣,司機幫忙綁,出事了就是怪司機。

一時之間,我覺得台灣的服務業真的很可憐,工時又長,專業又得不到該有的尊重,又要十項全能,面面俱到,

稍有不注意,就要被投訴檢舉,光是報這些芝麻蒜皮的小事就夠了,

真正關係到自己權益的公眾議題,卻乏人問津,莫名其妙的新聞文化。


來到了冰島,我才深刻體悟到東西文化的巨大差異,只能說亞洲人生活都太壓迫緊張,

文化的迥異,也很難像歐美如此注重生活品質。

光是三餐要溫飽,要成家立業,就已經累到焦頭爛額了。








巴士咻的一下,才花兩個小時就到140公里外的SKAFTAFELL,我們用騎的要兩天的時間。

通常景區的露營區費用都比較貴,而且所有的附加設備都是要收錢的,

SKAFTAFELL的露營區就在Information的旁邊,有一整塊的大草坪,在往玄武岩瀑布的路就會經過,

費用一個人是1450冰島幣,淋浴、乾洗衣機都是另外付費,而且很先進地用磁卡感應,不先刷卡就沒辦法用。

遊客中心裡的每一個插座都註明了不能擅自充電使用,被發現了,東西會被移除,一件設備要加收200元冰島幣。

廚房是半開放式,簡單的屋簷、調理台,幾張桌子,除了SKOGA的露營區外,這是我另一個住的很不喜歡的露營區。

外面風大雨大,沒地方休息,我們就去餐廳點個小點心坐著發呆,

只可惜餐廳7點就關了,我們只好早早就回帳篷內睡覺了。

一抵達SKAFTAFELL搭好營,我們就帶著腳架相機走去冰川逛逛,這是我們第一次親眼見到冰川,壯麗的令人驚呼連連。

藍色、灰色、白色交雜的冰塊碎片飄湖在湖上,凜冽的冷風迎面吹來。

我們在這裡待不到兩個小時,灰濛濛的天空又開始下雨了,等我們狂奔帶殺聲逃回遊客中心時,已經全身濕透淋成落湯雞了。

 

 

 

夜晚刮起了超強風,我們的帳篷睡袋都嚴重進水了,

一邊的營釘被強風連根拔起,帳篷不斷地在風雨中哀嚎,啪嗒啪嗒作響,

一整晚我們輾轉難眠,但是又不敢出去查看帳篷的狀況。

直到雨水順著內帳的邊緣滲了起來,已經蓋過睡墊後,

我驚覺再不趕快處理漏水的事,只會越來越嚴重時,

我才趕緊換上雨衣雨褲,衝到外頭將每一個營釘重新固定拉緊,躲回帳篷時,我全身直打哆嗦。

褪去了所有淋濕的衣物,我只能裸著身躲在睡袋裡,浸溼的睡袋睡墊已經失去隔絕保暖的功能

我感到背脊發涼,就像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一樣,不知在睡夢驚醒了幾次,

最後我冷得受不了了,才翻出背包內僅存的乾淨衣物墊在身體下面勉強睡去。


一夜的風雨肆虐後,迎接我們的,仍是陰雨濛濛的天空,看似還不會停歇的陰雨綿綿。

望著帳篷內的遍地狼籍,我們完全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是該停留下來收拾殘局,還是繼續趕路往前走下去。

 

Please reload

Categories
Recent Posts

October 27, 2019

October 10, 2019

September 25,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