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JALANDSFOSS 的冰島女孩

September 5, 2015

現在的我們正在HELLA,一家附設在加油站的美式餐廳,店名是KAFFI 66號,

今早我們從SELFOSS的露營區出發,在看似不會停歇的細雨中騎了30幾公里抵達這裡,

一路上我們都沒有心情停下來休息拍照,氣溫依舊很低,只有7,8度而已,

眼前的景色只有霧茫茫的一片,佈滿烏雲的天空只剩單一的灰白色而已,

冰凍的雨水從帽簷斜斜地滴落,鼻水不止息地流。

冰島的天氣都是這樣詭譎多變,晴雨不定難以捉摸,前幾天的運氣不錯,

雨勢都在中午前停歇,沒讓我們苦等太久,然而我們的行程已落後不少,不能再悠哉地等雨停,

隨著日照越來越短,再拖下去往後的天氣只會更加惡劣,今個兒不得不提早上路,

顧不得外頭還在飄著細雨就拔營出發,風甚至大到把我們的帳篷都吹跑了,滾的好遠遠的,(翻滾吧!帳篷),

就像在跟我們淘氣地玩捉迷藏,越追它滾的越遠。

出去了,就別給我回來了!哼!(你還真的不回來了!)

掛上了滿滿的食物還有一手的可樂,我們倆的後貨架已經沒再加掛了,

我只能背著我的大登山背包騎車,雖然氣溫很低,但是我卻熱到汗流浹背,外面下小雨,衣服裡面也是,

一邊騎車我的腦海裡浮現出電影練習曲的主角背著大背包還有大吉他騎車的畫面。

我們在30公里外的hella稍作休息,是一家附設在加油站的美式餐廳,

我們拖下了所有濕淋淋的衣服掛在暖氣吹風口晾乾,帽子、頭巾、外套、手套都濕透了,

連新買的GORE-TEX登山鞋也無一倖免,點了兩杯熱咖啡喘口氣回回神,

實在冷的受不了了,我們又狠下心來,一人點了一個大漢堡來壓壓驚,這時候不吃點美食實在難捱啊。


怡婷問我說,難道你都不覺得很痛苦嗎?

我說習慣了,越是痛苦,就會更珍惜我們所擁有的,

就像我們現在正舒服地坐在暖氣房裡,喝著暖呼呼的咖啡,吃著滿足的大漢堡,

在台灣你有吃過這麽好吃得一餐嗎?她說沒有,我說這就是單車旅行的鵜鶘味,身心極限的滋味。


她又問我,那你最痛苦的是什麼時候?


一個人在狂風烈陽的無人沙漠裡騎車,一個人在冰天雪地的高山裡迷路,所有的痛苦都只能自己獨自承擔時最痛苦。

看到還有同伴一起吹風淋雨,一切的苦好像也就沒那麼苦了。

05/20 逆風的考驗

11/19_藏王行_冰天雪地

走吧!衣服也乾的差不多了,繼續未完的旅程!Let's bike!


我們在雨中繼續騎了30幾公里,我已經開啟了大腦省電模式,自動導航來騎車,開始放空。

我的餘光一直集中在怡婷身後的兩個黃色胖豬仔袋,沒有多餘的心力注意眼前發生的一切,

如果這時侯怡婷突然停下來,或是有什麼閃失的話,我就要飛出去了。

當我回過神時,已經抵達今天的目的地,SELJALANDSFOSS的露營區,原本晾乾的衣服又再次濕透,令人心灰意冷。

離開1號公路轉進小路,路邊的草叢有好幾個野營的帳篷,儘管身旁的圍籬上掛著禁止露營的告示牌,

我們冒雨前行到1公里外的露營區,匆匆地經過人聲鼎沸的SELJALANDSFOSS ,現在的我們只想趕快找個地方安頓好。

我們直接就將車子停在小木屋前,連鎖都沒鎖,大部分的行李都原封不動的掛在上面,只拿需要用到東西。

我直接癱軟在椅子,彷彿已經用盡了身體的最後一絲力氣,

我躺了半個小時之久才回神回溫,連放大的瞳孔都慢慢恢復正常,

怡婷看我恍惚的樣子心疼不己,但是我已經不記得她那時說了什麼。

我們將所有淋濕的衣物都吊在屋子內任何可以吊的地方,椅子,晾衣間、廁所的暖氣上,

不只我們,其他人也都淋得落湯雞一樣,遍地狼藉。

這裏的費用是一人1300元,有充電還有廚房,投幣式滾筒洗乾衣機,網路跟淋浴都是另外收費,淋浴10分鐘,是300元。


櫃檯是一位年輕的小姐,應該是20歲不到的年紀,非常的親切,

每當狼狽不堪在整理衣物的我們回頭,與她四目相接時,

她總是給我們最溫暖的笑容,毫不在意我們散落一地的東西,

除了櫃檯的接待外,她還要打掃廁所、廚房、交誼廳,及小木屋裡的任何一處,只有她一個人負責。


由於外頭的天氣實在太惡劣了,以至於每一個待在溫暖小木屋裡的人,都捨不得離開,

直到10點,櫃檯的小姐終於忍不住說她要下班,交誼廳要鎖起來,請大家移駕到餐廳去。


隔天我們去參觀瀑布時,甚至還幫我們顧兩個大背包,事後我們拿了兩包巧克力給她,

感謝這兩天的辛勞,我們又再一次見到了他笑容可掬的親切臉龐。

 

Tags:

Please reload

Categories
Recent Posts

October 27, 2019

October 10, 2019

September 25, 2019

September 8, 2019

September 6,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