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vellir national park

August 31, 2015

我們一大早就將所有行李整裝完畢,清晨的天氣很不好,刮著風下起毛毛細雨,氣溫只有10不到,

望著窗外45度角的雨勢,我們很擔心今天是否能夠平安出發,幸好天氣在近中午11點時轉好,雨勢停止,地面漸乾,

我想起了室友OEM說的話,她說這裡都是這樣的,突然下雨,突然下雪,突然放晴,一日三變,歡迎來到冰島。


「welcome to Iceland!」OEM說這句話時,張開了雙臂做出熱烈歡迎的動作。


離開時與CINDY及OLI擁抱握手說再見,感謝他們這幾天的照顧,

讓遠在異地的我們,如同回到家裡般的溫暖,接下來就是我們自己的事了,眼前的困難都要靠我倆獨自克服去面對。


一開始為求尊敬,我都叫她CINDY姐,她說不習慣,受寵若驚。

這裏認識的人都比他年長,她是年紀最輕的一個,大家都直接稱她CINDY,隨後的幾天我慢慢改口調整,

雖然一開始有點拗口,但也慢慢習慣,我需要的是學習如何與其他人相處,走入人群。 

我的兩個馬鞍袋,光是露營裝備就塞得滿滿,裡面裝了兩個睡墊,兩個睡袋及厚重的帳篷,

防水背包裡放了電腦、ipad、保暖衣物還有其他雜物。

腳架、登山杖、立式打氣筒、自拍棒就用大塑膠袋裝起來捆在外面。

怡婷的車是補給車,掛了我們所有的補給糧食,黃色的豬仔袋意外地耐用,

晃了三天都沒任何破損,厲害!原本胖嘟嘟神豬等級的豬仔袋,

三天後瘦了好大一圈,同時我們遇到了彈盡糧絕的窘境。 

早上跟中午都吃OEM帶回來的壽司便當,雖然被我們壓得稀巴爛了,

但是在氣溫不到10度的野外,吃起來還是特別美味有滋味,感謝OEM,認識在冰島的大家真好。 

幾天我一直在低潮的泥沼中打轉,想著結束環冰島的旅行,回到台灣後,該往哪走該去什麼地方,

擔心的還是經濟的問題,算一算加上每個給家裡的家用金及在台北生活的伙食費房租等,一個月至少開銷要兩萬,

這幾年在台北辛勤的工作,是存了一些錢,就算一段時間不工作也不會餓死,

只是看著戶頭裡的數字越來越少,心裏頭的不安不自覺油然而起,侵蝕著我對未來的信心,

人還在冰島,我已經在思考回台灣後可以賣掉哪些身邊的家產,

剛好可以讓自己更加心無旁騖,回歸到只要有得吃有得睡,還有餘力完成夢想的簡單生活就夠了。 

然而所有的疑慮徬徨在跨上我的愛車SURLY後,頓時煙消雲散,

視野、眼界及未來的路突然清晰,在眼前突然拓展開來,默默在心裡深處蟄伏寄生很久,

一個叫做「環遊世界」的小小夢想,似乎在這個時間點竄了出來。


沒錯,我還可以去環遊世界,去過我真正想要的生活,流放自己到荒野山林之中,

我只想著如何去實踐這個夢想,如何讓這個夢想更近一步,

想通了這點,心裏也開闊了許多,眼前的選擇似乎簡單多了,我們只要往前走就對了。

一瞬間我了解了自己的天命,了解到自己誕生在這個世界的意義,


也明白電影說的那樣, 人一輩子只要做好一件事就夠了。

另一方面,我終於明白在絲路遇到的二師兄說的一句話,


他說,沒為什麼,我就是想騎車!!!


二師兄啊,我好像慢慢了解到你當時說這句話的生人哲理,還有你那超脫一切的豁達心胸。~~

來到了冰島一個多禮拜,我瘦了好大一圈,原本緊繃不需要皮帶的褲子,現在變成鬆垮垮的,另外得用繩子紮起來。

因為Landmannagard壯麗的彩色山丘,實在太令人震撼了,以至於我們倆對一路上的風景都麻痺了,提不起勁來,

看著一旁自駕車的旅客,下來對著一望無際的草原拍照,我們一臉狐疑地搞不清楚在拍什麼,

怡婷說,為什麼要特地停下來拍照呢?這裏有什麼景點嗎?

說著說著,我們也停下來休息拍照,雖然不知道要拍啥,跟著拍就對了。

如果我們沒先去Landmannagard的話,肯定看到眼前的景色,也會哇哇哇叫個不停。

 

奉勸各位,以後來冰島玩,一定要將Landmannagard的行程排到最後,這樣才有倒吃甘蔗,漸入佳境的感覺。

 

 

在我們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原來這裡就是知名的pingvellir國家公園,金圈之一的重要景點時,我們已經悄悄地走完整個步道。

這樣說可能對鼎鼎大名的國家公園很不好意思,

原本還想在兩個板塊中間,像電影裡方唐鏡那樣白爛,跳過來又跳過去,

炫耀自己可以像悟空一樣瞬間移動。

但是實際抵達時,心中的鼓動似乎沒有想像中的大,

感覺心裡頭有一部分,隨著與Landmannagard離別,被帶走了。

步道兩旁是奇形怪狀的岩石,搭配著瞬息萬化的日落光影,簡直像一排巨大的臉在盯著我們看看,

走著走著,我就聯想到好幾萬公里外,散落在太平洋小島上的摩艾石像,

期許有朝一日,一定要踏上復活島。

遊客中心前的小木屋廁所,進去ㄧ次是100冰島克朗,大約是台幣25元,也接受刷卡服務。

我們在pingvellir 的露營區紮營,我們剛到的時候,只有兩頂帳篷,

其中一頂的主人是騎腳踏車旅行的,一台TREK的山地車就靠在旁邊。

車主很瀟灑,蓄著鬍子長髮披肩,一副很有流浪者的味道,

黃皮膚亞洲臉孔,又是騎車旅行,實在很難讓我不注意到他,人在異鄉,還是會想念熟悉的事物,

一邊搭帳篷,我不識盯著他瞧,猜他到底是哪裡人,是日本人嗎?還是大陸同胞?

我要先跟他說 哈摟,還是 工你幾哇?反正不是 哪媽絲爹,看起來不像是印度人

「兄弟,您是哪裡人啊?」觀察好一會兒後,我終於鼓起勇氣趨向前找他攀談,

原來這位瀟灑的仁兄是香港來的朋友,叫Eric,專業是學攝影的,

上過三年正式的學校課程,夢想是當上國家地理雜誌的紀實攝影師。

他是來工作的,雜誌社邀請他來冰島攝影撰寫文章,腳踏車是在這裡租的,一個月的費用大約是台幣2萬元,

帶著超大台相機,安全帽頂上還有裝GOPRO的他已經騎了兩天,

完全沒騎乘經驗的他,直喊屁股痛死了,聽到這我們都不禁哈哈大笑。

接下來的路線大致與我們相同,也是一路往南,逆時針繞冰島一圈,我們第三天在Gullfoss又遇到他一次,

他後來轉往北騎向北都,阿庫瑞里,這是我們最後一次遇到。

正在煩惱接下來怎麼走的我,像是看到一線曙光似的,緊抓著他問,是什麼樣的契機讓他替雜誌社工作,


「首先要先有部落格,定時發一些照片訊息,再來就是最好在國際攝影賽事有得獎,曝光率高了,自然有人找上門來。」

沒想到眼前這位Eric兄還有得過國家地理攝影獎項,實在是有眼不識泰山,失敬失敬。


都是同語言的,特別有親切感,我們彼此留下了電話聯繫,我跟他說既然都是騎車的,那就是兄弟朋友了,

有什麼需要儘管開口不要客氣,在冰島遇到了困難,記得跟我們說一聲。


在外旅行這麼久一直受到很多不認識的朋友相助才能走到今天,希望自己自己也能為路上萍水相逢的旅人做些什麼。

這一天住的pingvellir營區,設備相當齊全,有調理室,淋浴間有熱呼呼的熱水可以洗澡,

我們匆匆紮起帳篷,趕緊準備晚餐,晚餐吃的是熱狗義大利麵還有怡婷特製的熱狗麵包都是在Bonus買的食材,

 

配上濃稠稠的馬鈴薯泥濃湯,這是上一位旅人留在這裏的食物。

我們來的時候桌上滿滿別人沒帶走的材料,有咖啡罐、糖、鹽還有一整包的義大利麵,

一開始不好意思拿太多,但是等我們過神時,早就被其他人吃光光了。

熱狗麵包的好兄弟三人組,炸過的洋蔥粉、義大利麵醬、還有一個叫REMOLADI不知道什麼的白醬。

眺望著眼前一望無際的森林,好久沒有這種露營野外的感覺了,非常開心。

 

 

Please reload

Categories
Recent Posts

October 27,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