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DMANNALAUGAR (一)


健行第一天,我們花了七個小時,從近中午11點走到下午六點,抵達12公里外的第一站Hrafntinnusker。 前兩個山頭非常的壯麗,奇形怪狀的熔岩地形,色彩鮮豔多變的彩色山丘, 還有羊咩咩悠哉地低頭吃草,遠處的山脈還有未消融的白色冰雪。 但是坡度變化很大,體力流失的非常快,部分路段甚至要手腳並用地攀登上去,亦步亦趨。 爬完了兩天行程,我已經變成外八走路,肩膀、腰部、腳踝疼痛不已。

沿著山的稜線繼續行走,過了第三個山頭後只剩黑與白,永凍的冰雪與黑色的凍土, 越往前走,冰雪覆蓋的程度越大,幾乎只剩下一整片參雜火山灰的冰河層。

我們的進度嚴重落後其他人一大截,後半段的冰河區只剩我們倆還在苦命趕路中, 不管向前一個山頭,或是向後一個山頭都看不見其他人身影,冰天雪地之中是如此的孤寂荒涼,

少數路段會有蔥鬱的苔原覆蓋,因為底下地熱的因素,是唯一生意盎然的地方, 伴隨著溫泉的湧出,空氣中瀰漫白煙及硫磺氣息,名副其實冰與火的國度。

走在冰河上相當吃力,走一步滑半步,如同在沙灘上奔跑般的辛苦, 我們只能依循其他人的腳印及標示路線的木頭桿子來確認方向,不能遠離路線太遠, 那有可能太接近冰帽,一踩到較薄的冰層,我們就要提早後送回台灣了。

連兩天都有一個用火山岩塊堆起來的紀念碑,以悼念在此不幸罹難的健行山友, 我們拾起了一塊石頭放在堆塊頂端,雙手合十祈禱,願所有長眠於此的靈魂都能得到安息。

最後一個山頭頂上立了好幾隻標誌,還有一個大太陽能板, 遠遠就能看得清楚,地上佈滿了岩塊還有晶瑩剔透的黑曜岩, 向太陽能板走近,就看得到座落在谷地的營區,謝天謝地,第一天苦難終於結束。

Categories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2023 by Samuel Glade | Landscape Architect |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