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我們去健行

August 26, 2015

 

今天是抵達冰島的第三天,8/27(三)早上9點15分,現在的我正舒服裹在溫暖的睡袋裡,

周圍交談聲、收拾帳篷的聲音此起彼落,帳篷外下著微微的冰雨,氣溫只有五度不到。

彩色山脈上覆蓋的冰雪似乎比昨天抵達時更多了一些。
 

我們從首都雷克雅維克出發,在中途換了四輪傳動的巴士,一路顛簸搖晃至此,路況極差,

行李從架上掉下來好幾次,害我一直噴裝備,

我又必須再一次放空,讓上半身隨著公車自然地左右上下擺動,以免失守,

好幾次我感覺到滿水位已經快到肺部以上,我想起了去年在北北印山岳裡的印度甩尾。

望著一路如同異世界的遍地死寂,我在心裡暗自慶幸,幸好我們最後決定搭巴士前往。

這裏是Landmannalaugard,中文譯名為「蘭德曼納勞卡」(舌頭都要打結了),

最有名的是彩色山丘,非常適合健行露營。

我們即將進行總長約55公里,行程約四天的健行,每天都需要步行5個多小時。


我們很自動地在凌晨6點不到睜開眼睛,連鬧鐘都睡得比我們晚,

四周仍然是靜悄悄的一片,天色才剛剛亮起,連朝陽都躲在厚厚的烏雲後面。

我們踩在藍白拖上,走過木頭棧道,穿過白色花朵恣意遍佈的翠綠色濕原,來到了著名的野溪溫泉,

就在營區後面不到500公尺的地方,電影「冰島嘻遊記」的最後邂逅的場景就是在這裡拍攝的。

我們有備而來換上了泳衣,一踩進水冰沁刺骨從腳底湧上,感覺心臟都要停止了,過了一會兒,終於習慣了水溫。

溪裡頭冷暖流交雜,越靠近水流處,溫度約高,已經用燙來形容了,

橫躺在水裡,腳是燙的,腦袋是冰涼的,讓我不禁想起冬天裡的料羅灣。


望著眼前的美景,我如釋重負,還好有來親自走這一遭,

對照於前兩天的萬念俱灰,手足無措,一切痛苦恍如隔世

掉了所有禦寒裝備,站在異鄉陌生的街頭上發抖,不知道該怎麼辦;

手機突然關機,連絡不上當地的朋友接待;

打氣筒壞去,步行好幾公里,沿路問人,

終於找到戶外用品大賣場(還是市區最貴的一間),買了一隻台灣3倍價錢的立式打氣桶。

幸好有當地華人朋友的幫助,讓我們安然渡過所有挫折,才深刻體悟「出外靠朋友」箇中含義。



昨晚我夢見了彩色極光,綠色紫色紅色摻雜,色彩繽紛,正當我望著窗外看得出神時,

一個陌生聲音卻撥我冷水說「那不是極光,那只是玻璃的反射而已」

我很堅定地告訴他「我相信眼前所看見就是極光沒錯!」,沒多久我就清醒了,眼前是熟悉的淡藍色帳篷。


雖然曾經痛苦不堪,但是我們一定會走到最後,我是如此地相信著。

 

 

 

 

Please reload

Categories
Recent Posts

October 27, 2019

October 10, 2019

September 25, 2019

September 8, 2019

September 6,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