哆啦A夢的百寶袋

我一直最擔心的就是行李超重的問題,出發前我總是神經兮兮的煩惱這件事情, 好在經過一連串的調整,終於順利在8/23(日)凌晨11點10分坐上了自香港飛往法蘭克福的班機。 聽著飛機引擎所發出的巨大轟隆隆聲以及聚精會神地感受從機艙四面八方傳來的震動, 我引頸期盼的白日夢冒險即將啟程。 早在出發前1個多禮拜,兩台要帶去冰島的腳踏車就已經被我大卸八塊,裝到箱子裡。 前幾次旅程的行程準備都是要拖到前一晚才匆匆忙忙打包單車, 相較之下,這次的準備充足,預留的時間抓得很長,我很喜歡這種迎刃有餘的感覺。 我跟怡婷各買了一個30公升的ORTIEB全防水背包,不僅去五色高地Landmannalaugar登山健行時可以使用, 還可以綁在後貨架充當馬鞍袋,最重要的是這兩個背包在我的「搶救行李超重大作戰」佔有舉足輕重的角色, 少了他們,我們勢必要付出一筆為數不小的超重費用。 順帶一提,往歐洲的班機超重費,每公斤是60元,單位不是台幣, 是令人瞠目結舌的美金,換言之,一公斤超重是1800台幣。 我將腳踏車上體積小質量重的零件像是踏板、坐墊、坐管、龍頭、發電機、燈具、快拆都拆下來, 裝入夾鏈袋後塞到背包裡,大紙箱裡只放了單車本體、還有體積很大的露營裝備像是帳篷、睡袋、睡墊, 當然號稱七大武器之首,可藏於居家民宅之中的大腳架及自拍棒, 因為會讓飛機上機組人員感到生命財產受到威脅,也只能封箱托運不能手提。 直到今天,我才發現原來桃園機場有準備秤可供使用,在Check in的最後一刻都還來得及調整托運行李, 我很巧妙將兩個大箱子控制在各23公斤,一絲一毫都沒有浪費到,也沒有被索取任何費用。 除了兩個滿到胖嘟嘟的背包(安全帽、水壺還掛在外面), 我們身上還掛了裝隨身物品的小腰包,一個相機包,手上則抱著電腦及iPad , 為了將背包做最大利用,ㄧ些像是襪子、頭巾、腿套、軟殼衣、手套等小衣物, 都塞到GORE TEX 外套的口袋裡,抱在手中登機,光是這些衣物就將近3公斤了。 原本還很擔心塞滿滿的 30公升登山背包會超過手提限制,結果是多操心了, 基本上只要放得進座位上頭的行李艙就不成問題。 托運很順利,讓我有些沾沾自喜,然而裝滿金屬品的大背包卻讓我在過海關時, 兩次都被攔了下來,都是因為背包底部有一個可疑的金屬物品。 第一次從台灣出關,海關的阿SIR看到我大背包裡變出了坐墊、打氣筒還有鍋子, 不禁會心一笑,還沒翻到底,就滿意地揮揮手讓我離開,沒留我太久。 第二次從香港出關時,我又如預期地被招招手叫到旁邊, 這次就算變出了平底鍋想緩和嚴肅的氣氛也沒輒, 硬是要我從底部全部翻出來,一一擺在桌上才肯罷休,原來那個可疑的東西是該死的踏板, 連身邊經過的每一個外國人,看到我散落滿桌的露營裝備及單車零件,都不禁給我一個既同情又佩服的眼神笑容, (簡直比22世紀的哆啦A夢還厲害),

幸好只是虛驚一場,後來學乖, 我就直接把踏板收到背包的頂端,這樣我就不用在眾目睽睽之下,又要翻箱倒櫃了。

Categories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2023 by Samuel Glade | Landscape Architect |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