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島極光

November 9, 2014

在這動彈不得的六個月以來,我迷上了一部電影「白日夢冒險王」

這是ㄧ部描寫一個平凡上班族,在面臨公司被併購、裁員之際,

因為一張失落的「25號底片」,而展開一場突破、追逐、發現、實踐自我的華麗冒險。


說來奇怪,第一次看這部片是在今年初,透過偉大的Google大神在網路上找到的線上影片。


「那時的我對這部片並沒有太大的感觸。」


我想,當時的我是自由的,不管心靈跟身體皆是,

導演想向觀眾表達「突破自已,實踐自我」的意念,無法在我的心中,激起一點點的漣漪。

畢竟,自從2007年北海道追尋自我旅行以來,我一直走在完成夢想的道路上。


從新德里回台灣的班機上,在5萬英呎 的我躺在商務艙裡,又將這部片看了一次。


而後,在休養的這段時間,我常常有意無意地想起電影的片段,

想起了Walter Mitty衝出了辦公室前往格陵蘭的畫面,

想起了Walter Mitty在冰島遼闊的公路上騎著自行車追逐的鏡頭,

不斷地在我腦海裏倒帶流轉,

我彷彿「聽見」了黑白照片裡的Sean O’Connell正在向我招手。

那是魂牽夢縈,揮之不去,逐漸地刻劃在腦海裡,由邊緣模糊轉而漸漸清晰的映像。

雖然,看不清楚面容,但是我知道那是......

那是,來自ㄧ座孤島的呼喚。


對照當時動彈不得的我,我才深深的明白,原來生活是有很多的無奈,是有很多事情必須去妥協的。

拄著拐杖,望著台北街頭快步經過十字路口,提著公事包,穿著西裝打領帶,表情匆忙的年輕人,

這些擦肩而過的陌生人,是否有著跟我不同緣由,但同樣感到對生活的無奈。


有時我會忘了「腳摔斷了」這件事,

就像截肢後的病患,還一直認為失去的一部份身體還在隱隱作痛。

我會像突然想到似的,跟身邊的朋友提到,下個月想去自行車環島的事情。

正說的興高采烈時,我才突然驚覺自己的處境,原來現在的我哪裡都去不了。


我需要一些慰藉,讓思緒暫時離開身體的苦痛。


這一段時間,我閱讀了一些關於冒險旅行的著作,包括:

Jack London 的野性的呼喚(The Call Of The Wild)、

Jon Krakauer 的阿拉斯加之死 (Into The Wild)、聖母峰之死 (Into Thin Air)、

植村直己的極北直驅、高銘和的九死一生、一座山的勇氣以及,

荒野之冬、孤帆獨航繞地球、牧羊少年奇幻之旅、69’N51’W、到不了的地方、

跋涉西藏逆旅、無疆的騎路、騎單車橫越美國、單車環島練習曲、島內出走........


到後來,我發現自己還是沒辦法忽視,忽視那個來自孤島的呼喚。


經過了幾番掙扎,我上網訂了這部電影的藍光DVD,用家裏的投影機反覆播放,

再反覆觀看這部片的同時,我感覺到內心深處,有一個不知名的種子正在偷偷地在寄生。


七月底兩位朋友剛從冰島自行車旅行回來,捎來了一個裡頭裝滿了冰島火山岩的小瓶子,

手中拿著他們為我帶回來的冰島地圖,伶聽著他們洋洋灑灑的旅行故事。

情感上有一些激動,但是心裡頭卻像浮出水面般出現了另一個聲音,


「這一趟旅程至少要準備15萬元,這一筆為數不小的資金,可以去亞洲其他國家旅行三次。」

「印度行規劃的預算,也才不過5萬元而已......」

「30而立,是不是應該多留一些錢在身上,以備不時之需,不能再像年少輕狂時那樣義無反顧,孤注一擲。」








往後的幾天,我必須跟自己內心好幾個不同的聲音相處,

我總是像是個旁觀者,胸口插著雙手聽著他們討論,明年該不該去冰島騎車這件事。


「你不是答應Amar,明年要完成剩下的拉達克之行?」

「他還特地從印度打越洋電話來,問你什麼時候還要再過去?」

「是沒錯,但是我們可以之後.....」

「那錢呢?15萬耶!不是一筆小錢......」

「這一趟旅程至少要準備15萬元,這一筆為數不小的資金,可以去亞洲其他國家旅行三次。」

「印度行規劃的預算,也才不過5萬元而已......」

「30而立,是不是應該多留一些錢在身上,以備不時之需,不能再像年少輕狂般那樣義無反顧,孤注一擲。」


「錢不是問題。」


(而且你前面已經說過了)


「才怪,錢才是唯一問題。」


「兄弟,我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抬起頭,仔細聽著接下來的話語,

心情就像在一片黑暗之中看見了曙光,找到了迷失已久的方向。


「我們不是一直很想藉著縱斷美洲的時候,同時完成育空漂流還有追逐極光這兩件事嗎?」


「then??」


「聽好了,」(這個滔滔不絕的聲音,露出一副很不耐煩的表情)

「你們想,阿拉斯加的夏天是永晝,是沒有夜晚的,極光要在冬天才有機會看得到,

但是育空漂流卻只有夏天才有,這兩件事情從頭到尾,就根本不可能同時間完成。」

「除非,去兩次阿拉斯加。」

「但是我們絕對不會考慮這件事,我們必須在有限的生命裡,有限的預算下,完成更多事情。」

「所以,

我們可以明年先去冰島追逐極光,之後再去阿拉斯加育空漂流,互不影響,兩全其美。」


(似乎有了些定案。)


「冰島的冬天都在零度以下,白天的時間非常的短,又是暴風雪的季節,要怎麼騎自行車?」

「你忘了自己的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嗎?」


(另一個反對的聲音,似乎還想做一些最後的掙扎。)


「一定有辦法的,真的不行,我們就開車環島,追逐極光,」


(另一個贊成的聲音越說越興奮,就像吹足了氣的氣球,開始膨脹。)


「或者是我們可以選在8月下旬上路,這時天氣還不會太差,先用一個月騎自行車環島,完成第一個計劃。」

「接著夏天結束,冬天將至,我們可以找一個沒有光害的地方,」

「準備好補給,慢慢的等候,10天的時間,總會看得到了吧。」


(沒錯,而且我一定會活著回來,我還有很多夢想等著去完成。)


「但是......但是......但是.......但是..........」





沒有但是,我已經決定了。

 

Please reload

Categories
Recent Posts

October 27, 2019

October 10, 2019

September 25, 2019

September 8, 2019

September 6,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