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天

November 5, 2014

距離上次被推進冷冰冰的手術房,時光荏苒,已經過了半年。

180天後,我又再度躺在病床上,被送進了手術房進行「摘除內固定」手術,也就是俗話說的拔鋼釘。

我的右腳踝ㄧ共鑲了9根鋼釘還有一片長達5、6公分鐵板,

其中ㄧ隻最長的鋼釘至少有4公分以上,直接正中紅心地打進了右腳踝的左側骨頭。

看過滿目瘡痍的x光片,我才驚覺這從公車頂上輕輕的ㄧ摔,竟造成如此嚴重的後果,

一想到此,我不禁感到自己的生命是如此的脆弱,

猶如一隻枯槁的樹枝般的容易被折斷。在冷酷無情的大自然考驗下,是這樣的殘破不堪。


雖然主治醫生黃主任說,即使不取出內固定的鋼釘,也能正常走路,

生活起居也無大礙,不必多挨這一刀,

但是未來我還有很多事想做,包括明年的旅行、226超級三項鐵人,

及往後幾年內一定要完成的縱斷美洲30000公里之行。

聽到我嘴裏吐出來的計畫,黃主任馬上改口說「那這樣一定要拔鋼釘了!」。

他說,視骨頭癒合的情況,至少要半年到一年的復原時間,才能取出內固定的鋼釘。

我在即將滿6個月的前夕回到醫院複診,在剛好滿180天的這一日,又被躺著推進了手術室。

一刻也不容遲緩,彷彿挨了這一刀以後,我的人生將重新開始,身體跟心靈都將恢復自由。


一直以為手術會在下午進行,至少我有好幾個小時可以做好心裏準備,

沒想到早上一辦完住院手續,簡單量好身高、體重、血壓、心跳數後,就要換上手術服,直接送到開刀房。

我的緊張、不安、興奮交雜,來不及被沈澱,跟著無助的我一起被推了進去。


手術房裏的醫生、護理師們一派輕鬆,好整以暇地在準備開刀事宜,

一邊談笑風聲,一邊講著我完全聽不懂的專業術語,討論接下來的手術內容,還有下午「那一台」要做什麼。

突然間我有種錯覺,感覺自己很像是被外星人綁架到太空船裏的地球人,即將進行什麼不為人知的人體實驗。


我如新生兒地側身蜷曲在手術臺上,雙腳的膝蓋緊貼著胸口,

身後的醫生用戴著橡膠手套的手指,確認著我背部脊椎上的某一個關節處。

酒精消毒的冰涼感,麻醉針輕微的刺痛感,我感覺到熟悉的噁心反胃頻吐一湧而上,

即使我自凌晨12點起,已有整整11小時沒有吃過任何東西,那是麻醉針的副作用。

同時間我感到暈眩,頭痛欲裂,就像躺在一個巨大的陀螺之上。


一旁的麻醉師輕聲喚我,問我皺著眉頭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她替我打了一隻鎮定劑,說這樣會舒服一點比較好睡。

然而鎮定劑似乎沒起什麼太大的效果,我一直保持微弱的意識,直到手術的最後。

手術室裏的時間過的相當緩慢,就好像凍結住似的,


聽見鋼釘叮叮咚咚掉落在鐵盤的聲音,我知道這一刻起,我又度過了一次難關,離下一個夢想更進一步。

 

Please reload

Categories
Recent Posts

October 27, 2019

October 10, 2019

September 25, 2019

September 8, 2019

September 6, 2019

August 27, 2019

Please reload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