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曾相識的鯊魚肉

這一天是完全的休息日,並沒有安排什麼特別的行程。 我們將所有電器跟行動電源都翻出來充電,做好準備,明天即將啟程,迎接我們的單車環冰島。

CINDY(冰島在地的朋友)和她的冰島籍老公Oli帶我們去市區逛逛,去了戶外用品大賣場、維京船、HARPA、跳蚤市場, 還買了有名到連柯林頓都有來吃過的熱狗攤(連路邊攤都可刷卡)。 一支是400冰島幣,可樂是200冰島幣,都是在港邊,可以一次走完。 好笑的是這一區,我們抵達冰島的第二天都有經過,結果都不得其門而入, 剛到冰島很混亂,忙著找外套還有買打氣筒。 之後我們到全島最有名的豬仔超市BONUS採買,這裏的食材、麵包、飲料都超便宜的, 2L的零卡可樂才198元,幾乎跟台灣買的價格一樣了,揪感心的。 我在跳蚤市場的生鮮部買了一小盒的冰島傳統食物-鯊魚醃,早就對這玩意兒做了一些功課, 還在台灣時就吵著一定來吃吃看到底有多嚇人,只是沒想到竟超乎我想像的帶勁兒!

才一打開蓋子,陣陣的阿摩尼亞味撲鼻而來,不趕緊蓋起來還會引起身邊的人皺眉側目。 一放入嘴巴,才驚覺剛剛的阿摩尼亞味根本不算什麼,吃下去才是真的厲害, 高潮迭起的重頭戲來了,一股夭壽刺鼻的味道從舌尖擴散到鼻腔,直衝腦門天庭蓋, 這比野原廣志的臭襪子或是一大口的哇沙比還要厲害一百倍,塵世間沒有比這個更適合讓人起死回生的救命良藥, 用在醫學上面,肯定是人類史上的一大進步。 放在嘴裡進退兩難,我是該吐出來,還是勉強吞下,掙扎猶豫越久,味道越益擴散。 然而越咀嚼越覺得有種很熟悉的感覺,這到底是什麼味道呢? 怎麼會如此的似曾相見,是在哪裡聞到這個味道呢? 一邊走在路上,不時打開蓋子來聞兩下,真的有種說不出的違和感。 聞著聞著,讓我整個精神都來了,比airwave 還提神, 突然間我豁然開朗,終於想起來這味道在哪聞過, 原來是染髮劑的雙氧水味啊,根本師出同門, 想著想著,我已經對手上的鯊魚醃失去了任何興趣, 最後我只吃了一小塊,身邊的人沒人敢嘗試,最後只好餵給垃圾桶吃了。 事後我搔搔頭歉然地跟怡婷說,對不起,我浪費了200塊錢。(合台幣50元)

各種口味的火山鹽,非常適合當伴手禮。

手繪的明信片。

展覽館前的壽司餐車,SHIROKUMA就是日文的「白熊」,不知道為什麼,冰島有很多壽司店,幾乎城市裡都有。

很可愛的玻璃飾品,抽象的冰島羊。

這也是紀念品,五顏六色的羊毛線捲在上面,不知道是織毛線時要用的,還是單純的擺飾品。

跳蚤市場裡有一區是在賣生鮮,大部份是冷凍海鮮,魷魚絲、看不種名稱的魚乾、鯊魚醃, 裏頭還有一間專賣亞州食材的店,像是泡麵、米粉、各種東南亞的醬料。

六日限定的跳蚤市場,地點就在HARPA展覽館的斜對面, 由於冰島物價很高,就算是二手品的傳統毛衣還是很貴,逛了一圈什麼都沒買。 有一攤是在賣非洲的傳統雕刻,材料有木頭、象牙等, 非裔的店員說,這是要資助肯亞的貧窮小孩就學, 這個整個跳蚤市場,唯一有興趣的,只是沒標價錢,我也不敢開口問價錢。

Categories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2023 by Samuel Glade | Landscape Architect |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